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农门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 > 第728章 上师

农门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28章 上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这密室,并不算很大,四四方方的,一眼就能够望到边,着实看不出来有什么能够藏人的地方。



    谢欢和单阳子怕这密室后还有密室,特意一面面墙敲打过去,全都是实心墙,并没有另外的密室。



    “这密室就那么大,他还能藏到哪儿去?”



    谢欢不语,目光转来转去,落到了那些人皮上。



    她忽然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师父你刚才猜,之前那人是附魂?”



    “是啊。怎么了?”单阳子不知道谢欢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这么问。



    谢欢轻笑一声,“那我大概知道他在哪儿了。”



    “在哪儿?”单阳子下意识地问。



    谢欢没答话。



    单阳子一脸莫名,顿了下,就看到连擎和谢欢一道朝那些尸皮看过去。



    他顿时了然,附魂嘛,附在什么上面都行,但这里没多少东西,那一盏烛火是不可能附身的,能附身的只有这些尸皮。



    单阳子正想着,谢欢和连擎同时拿起剑来。



    谢欢在尸皮附近来回踱步,想要找出来可疑的部分。



    但那些尸皮,就剩下一层皮,本身就带着极重的血腥气和阴气,看着倒是没什么区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墙角边的灯盏忽然闪了闪,谢欢往灯盏那边看了一眼。



    这时,她面前不远处的一张尸皮,忽地翻身而起,像是有了魂识似的,张着两只手,朝谢欢抓了过来。



    “小心!”单阳子惊呼一声。



    谢欢一凛,金剑抬手一挥,同时往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那尸皮还想上前,寒沨剑却急射而来,对着那尸皮,直接来了个对穿。



    尸皮一抖,刚刚鼓起来的气,顿时散了不少。



    见状,谢欢双指一点,夹出一张定魂符,甩在那尸皮的脑门上。



    想要趁她不备,偷袭的尸皮,顿时被定在原地,尸皮一张一翕着,却没办法挪动分毫。



    连擎手一扬,寒沨剑收回来,打出一道玄气,落在那尸皮上,下一秒,就从尸皮上,打落下一道魂体。



    那魂体是个男子,模样看不太清楚,但眼里的阴气却是不低。



    “死灵?”谢欢一顿。



    完全没想到,这附魂的东西,居然是已经死过的,死者魂魄。



    她一开始还以为,是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大能,分魂附身。



    不过想来也是,修为真那么高的大能,也不会使这些下作手段。



    谢欢冷声,“你到底是什么人?对西山军营的将士下手,是要做什么?”



    “想知道?”魂体奸诈地一笑,“可惜,我偏不告诉你!你们不就是想杀我吗?来呀!”



    “不知死活。”连擎冷淡一喝,寒沨剑出手,顿时在他魂体的心口处,来了个洞穿。



    魂体顿时一颤,透明了几分。



    看到他那魂体随时要飘散的样子,谢欢道:“一心求死的人我见过,一心求飞灰湮灭的鬼,我还没见过。怎么着,你是真不想活了?”







    废话。



    能活,当然没有人或鬼愿意死。



    哪怕是魂体长存的情况下,有上师在,他不必受到天地排斥和阴阳惩罚,就跟个正常的活人没什么区别。



    但若是魂飞湮灭了,那就真是死到不能再死了。



    见他不语,谢欢又道:“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其实,你不说,我也可以查出来。”



    “是吗?”他抽着嘴角,“那你就试试看。”



    闻言,谢欢嗤笑一声,便开了天眼。



    他一惊,想要逃离,却根本动不了,显然没想到谢欢还有天眼这一招。



    从他魂体的记忆中,谢欢查到了一些信息,他叫仇山,是仇壑的兄长,都是东荒的人,却违背了东荒永世不出的规矩,背逃出东荒,但仇山重伤身亡,就在仇壑也险些身亡之际,被一个尊称为上师的人救了,连带着仇山的魂体,养护了几年。



    最近才受命来京城活动,目的是搅乱京城,除此外,他还借着李焕的名,与边疆几个与本朝敌对的国家勾结,放言出去,只要京城意乱,那些人助他拿下皇都,他就把大半江山拱手相送。



    是而,他才在京城动作频频。



    为了快速搅乱京城,他和仇壑双管齐下,一个吸食将士血肉精魂,一个制作傀儡。



    倒是没存着什么障眼法的打算,他们就是想把事情闹大,让整个京城人心惶惶,自乱阵脚。



    却不想谢欢来查了一遍,竟不死心,去而复返,又来了个成晚秋帮忙,硬是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而在他们开始朝西山军营下手的时候,边疆也有人在暗中动手了,具体计划,不得而知。



    谢欢想通过他的记忆,搜寻出上师是谁,却触碰到了一处禁忌,眼前那人的魂体猛地爆开,阴气如炸弹一样,朝着谢欢扑来。



    谢欢来不及收回天眼,只能念了个护身咒。



    幸好连擎一直在注意谢欢的情况,瞬间便冲上来,一剑挥开那些阴气的同时,将谢欢护在了身后。



    看到那魂体爆炸的情况,单阳子面色一沉,“徒弟你看到了什么?有人给他下了反噬禁制?”



    谢欢挥散掉面前的阴气,咳了几声,刚才那魂体爆炸一瞬间的寒气,还是扑到了她,她只觉得骨头缝里此时都透着寒气。



    “没事?”连擎见此,一把扶住谢欢的胳膊,眉心紧蹙地问。



    谢欢摇摇头,调动体内真火,“一点寒气而已,我拜了火神为师,这点寒气还伤不到我。”



    语毕,她才看向单阳子,回答道:“是有人下了禁制。他的记忆里,有一个被他尊称为上师的人,是他救了仇山的魂体和仇壑两个从东荒叛逃出来的人,也是他派了他们俩来京城的。”



    “上师?”单阳子问:“没看见是谁?”



    “没有,有禁制。”谢欢刚一触碰,就被反噬了。



    单阳子皱眉,“从未听说过,这天底下有什么上师这个称呼。这称呼怪怪的。”



    单阳子琢磨了一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便继续问道:“那他们来京城做什么?”



    “他们想扰乱整个国家,大约是想从中谋取什么。”谢欢道:“不仅是在京城,仇山还以李焕的名义,勾结了边疆其他国家,虽还未有传报回京,但边疆的将士,肯定也在暗中遭了毒手。”



    “那怎么办?”
农门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