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家园》(校对版全本)作者:九头猫怪

内容简介
  楚翔醒来后发觉世界已经末日……
  T病毒在短时间内肆虐整个世界,70亿人口仅有10%的人具有免疫力,又有3亿多死于病毒造成的混乱,5.1亿平方公里的地球上仅仅存活着4亿人类,另外就是不计其数的丧尸和受病毒感染异变的生物,陆地、海洋、空中,它们无时无刻不在猎杀着残存的人类……
  什么校花、警花、辣花、萝卜花,在危险和饥饿面前她们不过是男人的附庸,“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女明星?给你一箱纯净未受污染的矿泉水换不换?玉女?一包饼干请你跳个舞干不干?千金大小姐?抱歉,在这个蚂蚁都会杀人的世界跑不动只有被淘汰……
  食物危机迫使幸存的人类必须开荒种地实行自救,昔日霓虹灯闪烁的广场如今庄稼繁茂,曾经人流如潮的大厦现在成为养猪厩,没有了喧哗和污染,没有了朝九晚五和星期天,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去废墟上找找值钱的宝物,无聊的时候可以和曾经的女友们交交心……


第1章 感染
  楚翔失望的踢了一脚购物架,那上面除了一堆没用的玩具和生活用品外,什么可吃的也没找到,T病毒肆虐世界半年了,侥幸存活的人类已将可吃的食物搜索殆尽,这是一家设在公路边加油站内的便利店,门已经塌掉一半,无数经过这里的幸存者不知道进来搜索过多少遍,如今连个面包渣也没留下。
  摸了摸饿的如火烧火燎般的胃,无力的坐在一堆倒塌的货柜边,楚翔摸出后屁股上的对讲机,“宋军,宋军,我是楚翔,你那里情况怎样?”
  对讲机嘶嘶响了几下里面传来宋军的声音,“油罐都是空的,我们补充不上油料,那辆奔驰现在成为一堆废铁了,你那里情况如何?”
  楚翔艰难的舔了舔嘴唇,“正如你所料,里面连粒老鼠屎都没有,看来就算不被丧尸吃掉也要饿死了,没有油料我们怎么去下一个城镇怎么存活,我不甘心哪。”
  楚翔今年25岁,一米八的个子,长的还算英俊有点潇洒的样子,只是小伙子感情经历太坎坷了,从小时候算起到现在已被四个女孩子甩过,他最后一任女友叫程雪,比他少三岁,她离开楚翔的原因是父母嫌贫爱富,最后被迫和一位高干子弟走到一起,为此楚翔做出人生最痛苦的决定,自杀。
  不过楚翔不记得自己跳下山崖后的事情了,他的记忆停留在跳山崖前的一秒钟,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觉世界已经变了样,一种被命名为T病毒的生物病菌横扫地球,它以空气为媒介进行传播,70亿人类仅有10%具备空气传播免疫能力,其余的几十亿人类都受T病毒感染成为丧尸。
  这些丧尸到处寻找新鲜的血肉进食,全球又有5亿人类受丧尸咬食和混乱死亡,到今天为止5.1亿平方公里的地球上仅仅存活着2亿人类,另外就是不计其数的丧尸和受病毒感染异变的生物,陆地、海洋、空中,它们无时无刻不在猎杀着残存的人类……
  楚翔跳崖后大脑再次清醒的地方是一处隐蔽的军事基地,那里的军人全部都死了,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走出山区,又花了一个多月来到H省,因为只有跨过H省才能回到S省,那是楚翔的老家,楚翔的目的是查找父母和姐姐的下落。
  这一路上有多危险楚翔不想再去回忆,他前后跟过十几支逃难队伍总人数不下两三百,可到今天为止活下来的除了他外只有宋军一人,这其中不乏有绝色的美女,可是当她们被丧尸所伤感染T病毒的时候,楚翔不得不亲手结束她们的性命。
  突然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打断楚翔的沉思,虽然在进入这个加油站之前已经做过检查,并没有看到丧尸出没,但是谁知道隐秘之处还会有丧尸,楚翔的神经呼地崩紧起来,人还未起立便从腰间掏出一把沿途得到的五四式手枪,那里面还剩下三发子弹。
  透过倒塌的货架可以看到外面情形,从一台破烂的加油机内竟然爬出一个只剩上半身的美女丧尸,说她是美女是因为除了脸色肌肤煞白外真的很漂亮,特别是那裸露的胸部也又大又挺,唯一可惜的是她已经不算是人了,这些丧尸只要不是被击中大脑,哪怕只剩下半截身体也可以存活。
  楚翔有些惋惜,这样的美女不应该拖着半截身体光着上身到处乱爬,特别是下半身断裂处流着浓黑腥臭的血液令人做呕,他抬枪开始瞄准,就算浪费一颗子弹也要给她个痛快,说白了这是楚翔的性格使然,他对女孩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无一不心怀仰慕呵护之心,只可惜我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家庭出身很一般的楚翔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始终得不到美女的青睐。
  就在楚翔要扣下扳机的时候,轰的一声,一排尚未倒塌的货架突然向他砸过来,事出突然楚翔躲无可躲被压在一个沉重的货架下,那把五四式也被砸飞出老远,这时候一个躲在货架后的高大男油员向楚翔走过来,他的嘴角还在流着黑乎乎的液体,可能是刚刚吃过哪个同伴的尸体,眼见新鲜的食物上门了,他那煞白的脸上似乎露出一股诡异的笑意。
  楚翔大惊拼命去推压在身上的货架,只是这组货架全是实铁焊接而成,一时间他根本无法动弹,而那把五四式离他手边也有一段距离,想要阻止这只已逼近身边的丧尸已是不能!
  男加油员长的人高马大,受感染变成丧尸后食量也特别大,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扑向货架压着的楚翔,楚翔无奈的闭上眼睛,他妈的,不甘心哪,二十五岁了还是处男,虽然生逢乱世但谁知道不会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但现在却要丧命在一个加油员的嘴下,而且还是男的,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楚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免的看到那丑陋的丧尸咬上自己的脖子,就在他以为几个小时后要么是被吃光要么也变成丧尸时,噗的一声,那男加油员似乎向后倒去,又有几个货架轰轰倒塌。
  “楚翔你没事儿吧!”是宋军的声音!楚翔呼的睁开眼睛,不用死了!这感觉真他妈爽,只见男加油员脑壳上插着一枚铁箭,现在已经死挺挺倒在地上,而宋军把自制的弩弓挂到后背上,俯下腰帮楚翔搬压住身体的货架。
  宋军比楚翔大三岁,他的左眼和左脸被火严重烧伤,虽然已快痊愈但样子却变的极为恐怖,当时若不是楚翔及时拉了他一把,只怕他早被火烧死了,就为此宋军把楚翔当救命恩人看,两人一路上互为照顾倒是避过了很多次本该绝命的丧尸攻击,到现在也算这个乱世经验老到的高手了。
  货架被搬开了楚翔爬起来先拣起手枪,防身武器必须要牢牢控制,不然有丧尸出现可不敢用拳头去打,那样十有八九会被感染,“没事儿,幸好你及时赶过来,不然这次可真挂了。”
  宋军有些着急的指着楚翔的额头道:“怎么没事儿,你受伤了,要不要紧,我这里还有一卷纱布赶紧包上。”
  楚翔摸了一下额头,果然刚才那个男加油员推倒货架砸着他时,把额头至左眼角划破一条口子,刚才性命攸关时竟然没留意,现在一摸疼的齿牙裂嘴,楚翔心想万幸没被男加油员碰到伤口,不然这种感染一样可以要了他的命。
  楚翔对宋军道:“普通伤口不要紧,这里面连泡老鼠屎都没有了,我们赶紧出去吧,万一再出来个丧尸可麻烦了,我们要查一下地图,找一个最近的村子寻找食物和水,不然的话不被它们吃掉也要饿死了……”
  碰到丧尸唯一的办法就是逃,除非你有压倒性的武器可以将它们远远压制,不然这些毫无感情和感觉的怪物扑上来就会要了人性命,最好是避免在空间狭窄的地方与它们相遇,那样被伤的概率将大增,而一旦被丧尸所伤就会造成接触性感染,用不了几个小时受感染者也会变成丧尸。
  宋军扶着楚翔迅速撤离了这间遍地是倒塌货架的便利店,身后地上刚才压住楚翔的那个货架一角滴下一滴黑色的血液,那绝不是正常人类应有的血液颜色,而刚才就是那一角将楚翔的额头划破一道大口子,但这一切楚翔和宋军却浑然不知……


第2章 苏醒
  楚翔简单的让宋军包扎了一下额头,然后从包里取出一块比手机大上一号的PDA,这是楚翔在军事基地醒来时身上便有的,功能极为先进,可以作为终端器接收卫星信号,也可以当做普通手机来用,但不管移动还是联通基站都受到破坏,手机早就没有信号了,而如何让这部PDA接入卫星网络楚翔根本不懂,不过这部PDA资料库内带有极为详细的卫星地图,虽然是一年前的资料了,却仍相当实用。
  楚翔与宋军先在卫星地图上确定这个加油站的位置,然后向四周查找着房屋最少的村子,居住人口较多的村子他俩根本不敢去,曾经人口多现在当然丧尸也多,在没有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去闯村子搜索食物无疑是送命。
  找来找去周围全是三百户以上的大型村落,以宋军和楚翔的能力根本不敢去闯,现在楚翔是深深体会到国家当初计划生育的重要性了,生育出那么多的人口,没想到现在为残活的人类制造了巨多的敌人。
  不知道是不是饿的,楚翔感觉浑身发热,功夫不大他的大脑便开始迷糊,宋军喊了他两声感觉声音像在遥远的天边,脑内唯一的念头便是我被T病毒感染了!发烧,大脑迷糊,那接下来就应该昏迷了,然后醒来便成了丧尸,这一过程楚翔和宋军已经目睹过几十回!没想到今天轮到自己!该死,还是没有逃过一劫啊,可是T病毒怎么感染到自己的呢,并没有与丧尸进行直接接触啊。
  楚翔根本无法再多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甚至他连提醒宋军给自己脑袋补上一枪都来不及,像他这种感染后毒发如此快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来看多半是感染他的病毒不一般了。
  人死后会怎样,有古诗云,死去元知万事空,不管你是秦皇汉武还是明星巨贾,有一天都要面临死亡的局面,死亡意味着你再也无法用自己的思想和感触去看世界,这与睡觉不同,睡觉有时候还会做梦,而死亡则是连梦都没有了,这个世界的事事非非都不会再与你有任何关系。
  楚翔不甘心,其实他一直在不甘心,他觉得自己以前活的太窝囊,最起码没得到过女人的爱,所以他不甘心就这样死,迷迷糊糊中他似乎为自己找到了一丝神智,虽然还不如做梦来的舒服,但只要有这一丝神智存在就表明他还活着,因为死亡的话他不会有任何感觉和想法。
  楚翔拼命的将这一丝神智从即将湮灭中不断扩大,他要活着去寻自己的父母和姐姐,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他要保护他们的安全;他还要寻找自己的真爱,太平盛世没有女人爱自己,难道这种乱世那些女孩子还会如此市刽?
  “啊!”
  并没有做恶梦,楚翔不知道努力了多久,终于将那丝残存的神智发展为充盈全脑的信念,他猛然一声大吼爬了起来。
  “太好了!楚翔我就知道你没事儿!”入眼第一人竟然就是宋军那丑陋的半边脸,但在楚翔的眼中他却是那么可爱漂亮。
  “我死了没有?”楚翔一声大吼坐起身问了第一个问题。
  宋军还没来得及回答,旁边却有一个声音道:“傻逼,叫个毛,死了还会有知觉吗,你身体高烧了三天如果不是你的朋友拦着,早把你当受感染给处理掉了,免得祸害了我们。”
  楚翔先是感激的对宋军点了点头,之前他以为自己受了感染,因为所有症状都与受T病毒感染相同,但是宋军却没有遵循两人之前定下的协议,如果有一方受感染,那另一方就有义务、有责任在对方脑袋上开一枪,宋军没有这么做,他相信楚翔会醒过来,这份信任和坚定的意念让楚翔对宋军有种生死知已的念头。
  然后楚翔抬头察看身边环境,自己高烧昏迷了三天,而且刚才还有人骂自己,那自然是遇到逃生的队伍了,原来此刻身处一辆金龙中型客车,车座大多被拆掉了,楚翔躺在车厢中央,他的左边就是骂他的人,留着中分穿着一身阿玛尼,估计也就二十六七岁,看他脸上的神色,估计T病毒肆虐前他是个混社会的痞子。
  开车的司机是位年纪大一些的男子,对于楚翔的苏醒他并没有任何反应,也许是早见惯了生生死死,金龙中客上除了这两位外在后面座位上还有一男一女,男的相貌有些猥琐,看上去就像一个流氓,而女的则样子丑陋,一张脸孔不知道有多少疙疙瘩瘩和斑块,可是身材却超一流,便连楚翔这自诩为君子的人都多看了两眼,不过联想到她脸上的疙瘩,那好身材也马上逊色七分,让人再提不起半分欲望。
  骂人的中分头对楚翔抱有很大敌意,他不愿让人分享了本已为数不多的食物,这点楚翔不怀疑,不要说什么乱世见真情、助人为乐,那全他妈的是放狗屁,曾经在一支逃亡的队伍中,有人饿的受不了活宰孩子吃。
  楚翔没有理会中分的敌意,他早已经学会忍耐了,在这种乱世人多生存的概率便要高一些,最起码自己昏迷的三天宋军没有饿死,如果照二人之前的计划外出寻找食物,谁知道会碰到什么危险。
  楚翔默默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好像三天的昏迷并没有对身体造成损伤,相反还比之前有力了许多,明明症状是被T病毒感染,可是自己为什么没有变成丧尸,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楚翔想不明白,他也不愿去想,在宋军的搀扶下默默起身坐到司机身后的座位上,想多了没用,只要活着这点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只有活着才可以去寻找父母和姐姐,只有活着才可以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
  宋军低声道:“刚才骂人的叫王波,是个流氓,我们要防着他一些,司机叫秦海,总是不言语,后面坐着的男子叫张红兵,女的叫张靖瑶,另外这支车队还有三辆车六个人,他们说要去铜市,据说那里有一处幸存的基地,部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空投补给。”
  听着宋军的话楚翔抬头向车窗外观察一番,开在最前的是一辆价值二十多万的本田CR-V2.4,其后是一辆奥迪A6L,而金龙中客后则是一辆东风天龙油罐车。铜市距H省的省会不远了,如果那里真有幸存者的基地就好了,最起码也能得到一时的安全。
  楚翔不理会骂人的中分头王波,王波自己也觉得无趣不再与楚翔搭话,车子在障碍不断的公路上艰难前行着,阻路的都是报废的车辆,时不时还能遇上一些到处游荡的丧尸,但是他们不成规模对行进中的车队造不成伤害。
  傍晚时分车队在一条断裂的公路桥边停下来,如何过河只能明天再说,这里地势平坦没有隐藏丧尸的条件,用来宿营到是不错。
  CRV上下来三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的身着军装,是两名军人,肩上还背着五六式半自动,这种老式半自动大概也只有武警才用,而那名女子则成熟漂亮,连楚翔都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油罐车上下来的是一名彪悍男子,大概三十出头的年纪,刮着光头上面还有两条疤,看上去很是恐怖,而奥迪车上下来的则是一老一小的男性,老的大概四十多岁,小的十六七,看样子是父子俩。


第3章 食物
  两名军人从着装来看一名是中尉一名是士官,宋军已经偷偷向楚翔介绍过剩余六人的名字,中尉叫徐长天,士官叫张德兵,漂亮的女人叫苏雨莲,根据宋军的观察,两名军人是随身保护她安全的,由此推断这个成熟的苏雨莲身份不一般。开油罐车的光头叫何耳,老者叫王金宝,少年叫王彬。
  徐长天到断桥边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招呼众人下车宿营,他看到楚翔从金龙中客上下来便走过来,“醒了?”
  楚翔点了点,徐长天也不再多说,甚至连自我介绍都不做,这一点楚翔早已习惯了,身份和名字在这种乱世已经变的不重要,徐长天把众人招呼到一起,然后让张德兵去CRV上取来食物和水。
  徐长天清了清嗓子道:“各位,我们的食品和饮水只够今天一顿了,现在发到你们每人手上,明天一早我们想办法过河,如果在后天不能到达铜市,那大家就自祈多福吧。”
  食物很简单,有几袋孩子吃的膨化食品,还有几袋面包,矿泉水还算充足,两个人分一瓶,其实水源到处都有,可是曾经有人随意饮水造成间接感染,所以不是渴到无法忍受没人愿意冒这个险。
  楚翔和宋军拿到一袋小面包、一袋虾条、一瓶娃哈哈矿泉水,面包还不够一人垫肚底,这还不是关键,楚翔清楚的看到,面包上已经长了霉毛,不过有霉毛也比饿死强。
  “吃吧,你高烧刚退需要补充体力。”宋军把面包和矿泉水递给楚翔。
  楚翔摇了摇头,“我不饿,喝点水就可以了。”
  这时候王波拿了自己的食物走过楚翔的身边,他阴阳怪调的道:“不饿?那把面包让给我好了。”
  说着王波不客气的去夺楚翔手中的那块霉面包,他觉得一个病人根本不敢和他争,可是楚翔根本不是王波想像的那么软弱,他一把抓住王波的手腕,在跳崖醒来后楚翔就发觉到身体与以往不同,这次高烧苏醒后更觉得体力大增,王波被他捏的骨头嘎嘎响,他连忙甩了两下。
  “操你妈,放开我,我干死你!”王波痛的脸都变了色,他扔掉面包拉开阿玛尼从腰间掏出一把五四式!逃亡的人身上多少都带有武器,多数是从公安局和武装部流落出来的。
  可是王波没想到宋军的动作比他还快,他的枪口刚刚抬起额头上便被顶上一把自制的小弩弓,宋军的声音冰冷:“放开他!不然让你脑袋穿个洞!”
  这两天王波亲眼看到宋军射杀阻路的丧尸,那一箭穿脑的情景让他后怕不已,由此可见宋军的实力不容置疑,而且这个人不论表情还是说话都极为冰冷,一看就知道是个下得狠手人物,如果真的拼起来,他绝不会手软,可是就这样放手又太失面子。
  这时候长的有些猥琐的张红兵跑过来,“大家都冷静些,你们看,这又不是争女人争钱财,干嘛这么较真儿,你们想想铜市说不定有一堆食物等着大家去吃,不要为了一个烂面包大打出手,给我个面子,回头到了铜市我请你们喝酒玩女人,真要顶不住了拿我媳妇先开开心。”
  张红兵嘴里说的“媳妇”是指张靖瑶,至于这二人到底是不是夫妻谁也不清楚,王波根本不敢真对楚翔开枪,那样的话宋军也绝不会手软,张红兵的拉架让他找到台阶,于是慢慢将五四式手枪收了回来,宋军也撤掉了弩弓。
  “呸!”王波对张红兵吐了一口,“你那媳妇白让我玩都嫌恶心,赶紧扔掉算了,这年头漂亮的女人到处有,带着这么一个赔钱货早晚得让她害死!”
  说罢王波不理会众人扔起地上的食物离开了,这一切徐长天和张德兵、苏雨莲都看在眼里,可是他们却没有出声,光头何耳只顾着吃自己的霉面包,对刚才发生的一幕根本不理会,反倒是中年男子王金宝和王彬对楚翔二人多看了两眼。
  在这种逃亡的队伍中,没人愿意听谁的指挥,若非徐长天和张德兵有半自动步枪又是军人的身份,只怕食品也不会掌握在这二人手中,不过现在可吃的都光了,最少还要一天一夜才能到达铜市,谁能闯过去就要凭运气了。
  楚翔有绝对的自信宋军会抢在王波之前射出铁箭,这是二人在五十多天的逃亡中建立起的生死默契,二百多号人最后只剩下楚翔和宋军这是有道理的,不是因为幸运,而是因为他们有这个实力,这一点在这个乱世中极为重要。
  不管怎么说楚翔对张红兵还是抱有一丝感激,虽然这人长的不咋地,拍了拍张红兵的肩头楚翔道:“谢谢你,我叫楚翔,他叫宋军,如果真能赶到铜市,我们请你喝酒。”
  张红兵呵呵笑道:“行啊,不过最好是给我找几个漂亮的女人,我他妈都快憋疯了。”
  楚翔不由自主的看向不远处的张靖瑶,这一幕没逃过张红兵的眼睛,他道:“别看了,她虽然也姓张但我们没任何关系,人又丑又臭,你若要便宜点处理给你。”
  张红兵的话并不是故意污辱人格,而是幸存下来的女性的确成为逃亡队伍的负担,一般人不愿带着女性同行,她们除了消耗食物外还会拖累队伍,而遇到丧尸围攻时又只会哭叫,所以女性的地位极为低下,可是她们也清楚不依附于队伍单独逃生无疑是自寻死路,对于这种低下的地位便也认可了。
  楚翔笑着摇了摇头,张红兵又神神秘秘地说道:“你们有多少金子,到了铜市恐怕就要指望用它来换食物了,我听说纸币已经没用了,沿路我从废弃的车上找到不少首饰,这下可发财了。”
  楚翔和宋军对望一眼,二人路上也发现不少首饰,可是嫌带着麻烦全扔掉了,反倒是身上还有几千块的纸币,如果张红兵说的没错,那么真的到了铜市说不定会有点小麻烦,不过国家不会发这点小财吧,危急时刻应该免费为生存的百姓提供食物,可是谁知道小城市中国家机器是否还在正常运转,说不得真要准备些黄白之物以备急需。
  由于初春的天气还很冷,简单的吃过食物后大部分人都回到车上,楚翔和宋军收拾些干柴在一片空地上生起火堆,在车上越睡越冷,还不如在火堆旁将就一晚,这是一路走来二人总结的经验,就算有丧尸来围攻,那些车不加防护网根本不顶事。
  铜市距H省的省会石市不远了,按照楚翔的推测在省会级的大城市应该还有大量的人口幸存,在这些地方国家机器应该还在正常运转,他希望能在石市得到充足补给和装备,然后穿越H省到达S省自己的老家,而宋军的家人早已确定都不在人世了,所以他会随着楚翔一起到S省。
  宋军划拉了一堆干草铺在火堆旁,两人烤过那块霉面包吃掉后,宋军很快进入睡乡,楚翔掏出PDA,电量很低了,如果找不到充电的地方或者是找到新电池,那么地图也将无法使用,趁着尚能开机,楚翔想多记一些路线。
  这块PDA的手写笔很特殊,有一根金属线将它与PDA连到一起,边看着地图楚翔边像读书时那样咬着手写笔的笔头,突然不知咬到什么位置上,那手写笔的笔头嗖的裂开,一枚比缝衣针还细的针头唰刺入楚翔的嘴唇,随即它又缩回笔头中,裂开的笔头也恢复原状,可是PDA屏幕却发出耀眼的红光,接着任凭楚翔怎么按键都只显示“血液检测中”字样。
×
请选择支付方式
虚拟产品,一经支付,概不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