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路浮沉》(校对版全本)作者:浮沉

内容简介:
  当官不容易,当个好官更不容易,政治觉悟、党性原则、立场认识,这些基本素质必不可少,当然,有了身家背景可能更好混一些,官场争斗不一定要你死我活,能点到为止更可体现胸襟雅量、宏大气度,要以德服人嘛,不搞阶级斗争!
  只想写一些感动人的东西,尽量的体近现实,稍有YY也属正常,必竟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嘛!读者万千,众口难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本书前期不很严谨,实属慢热类官场文,喜欢本类型作品的朋友们,跟够150章以后,相信你会被‘深深的吸引’!



第一卷 混在乡里的日子


第1章 梦醒时分
  朦朦胧胧之中,凌寒好象听见两个女人的谈话声音,感觉很不真实,但字字句句清晰入耳,想挣扎着起来却有所不能,再细细聆听,那声音又象是来自很遥远的地方。
  是梦境吗?又不象!
  “香兰,这几年苦了你了,凌寒今年都有二十三岁了吧,长成大后生了。”
  “嗯,虚二十三了。”另一个女性的声音也响起来了。
  这个声音好熟悉呀,另一个声音似乎陌生的很。
  “是啊,足有一米八几吧,俊死了,还不知道迷死多少女孩子呢,长的和你一模一样。”
  那个熟悉的声音笑了笑,“光看长相和学问我也不担心他找不上媳妇,不过这年头没个好工作也熬不出头儿,我也没本事,只是在村里小学校教教书,将来得靠他自已了。”
  “不是老四答应帮你的忙了吗?他和县里的常务副县长廖仁忠的关系可不一般。”
  “唉……四哥也没完全答应,只是没拒绝吧,凌寒从北京回来也快两个月了,无所世事,整天磨着我说什么要下海经商,家里我攒了几万块钱,都不够给他娶媳妇的,哪能让他糟塌。”
  意识仍处于朦胧状态的凌寒听到这段谈话有些吃惊,二十三岁时?刚毕业?那不是2000年吗?怎么回事啊?自已从2006年回到2000年了吗?可家里还有一位天仙般化人的娇妻的呀,怎么这就穿越了啊?这是在做梦吧?
  耳际又听到另一个声音道:“咱们凌家可是都在官场上混的,虽说没个大官吧,可安排个自已的子弟也是举手之劳的小事,老四这边要是安顿不了,我和你二哥说说,去南河镇好了。”
  仍无法撑起眼皮的凌寒知道,老妈的二哥凌之南是南河县南河镇的镇委书记,副县级干部。
  “谢谢二嫂了,四哥这边也不晓得怎么样,前两天听说咱们龙田乡水泥厂的厂长张东健让市纪检委的人请去了,这几天工人们堵在乡政府闹事,要求放人,我看四哥也忙的够呛。”
  “唉,不是嫂子说你四哥,之北的性子太霸道了,他这个龙田乡的乡长可是把人家书记郑之和压的抬不起头啊,水泥厂张东健又和他关系近,这次的事不小,连省里都惊动了,怕你四哥给姓张的咬上一口,那算完了,姓张的也胆儿大,敢把劣质水泥弄上新津高速公路上去,戳好大的蒌子,你看看,这还不到半年,高速路新江县段的路面就翻浆了。”
  听到这凌寒脑子里嗡的一声,外界声音就让他隔绝了,2000年新江市发生的新津高速公路豆腐渣事件是震惊全省的大事件,在此事件中翻身落马的官员一片,新市政坛大地震。
  当然,做为普通老百姓,这一事件对凌寒也没多大冲击,可在这事件几年之后自已却从昔日恋人那里知道了一个惊心秘密,说它惊心,是因为这事件关系到自已和她的一生。
  现在想起来只有痛,锥心的痛,不,绝不能让这一切发生,让我醒过来,我要改变命运。
  来自心灵深处的呐喊震动了沉睡中的灵魂,我必需醒过来,我要在2000年新津事件发生时醒过来,我要改变那痛心的一幕,啊……让我醒来吧,我要挽回可悲的命运……
  ……
  “呀,这个小兔崽子,又给老娘光着腚睡觉。”刚送二嫂走了的凌香兰一入屋就看见炕上的儿子右腿掀开毛毯,露着个大白屁股还吧嗒嘴呢,念念有词的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凌香兰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不过倒没有难为情,儿子就是儿子,别说才二十三岁,他就是四十三岁在老娘眼里也还是儿子,炕尾有个扫帚疙瘩,凌香兰伸手拿来,照着凌寒侧俯着身子撅起的光屁股就是一家伙,“老娘让你不长记性,抽你个小兔崽子……。”
  “哦……。”惨叫着,凌寒终于睁开了眼睛,终于醒了过来,蒙在枕头上的脸猛的抬起来,与平趴在炕上的后背形成九十度角,下巴支在枕头上,两只眼睁的老大,眼睛里噙着泪花。
  凌香兰俯下身,双手捧着儿子俊秀无双的脸颊,却看到他眼里的泪水不由心头大疼,还当是自已抽的他过劲了,“睡觉不穿裤衩改不了吧?你看看你,屁眼儿朝天象什么样子?羞不?”
  “不羞,老妈,你告诉我,今天到底是几几年几月几号?”望着老妈那年轻了好些的脸孔,凌寒仍不敢相信,可这间陈旧土气的老房子确是那么真实,记忆中这是当年在杜庄儿村的家。
  闻言的凌香兰一怔,又看了两眼儿子,还伸手摸摸他额头,“没烧呀,说什么胡话呢?”
  凌寒一急,伸出双臂揪住老妈的两个手,居然扭着身子撒娇,“唉呀,快说啊老妈。”
  “好好好,小祖宗,我告诉你,今天是2000年8月9号,听清了吗?”
  “再说一遍,老妈。”凌寒生怕自已听差了,不过屁股上疼痛还火辣辣的存在着。
  “2000年8月9号……。”
  凌寒听罢直接又晕过去了。
  ……
  橙色的霞光洒满乡间小道,落日之余辉柔和而绚丽。
  傍晚的风稍微大了一些,吹的野草沙沙作响,田里的庄稼已大部分收割,还有不少比人还高的玉米绿油油的分布在广阔的田原间,这个时候的蚊子密密麻麻成片成群。
  远处羊群、牛群都在往回村里赶,那些收割庄稼的人也匆匆扛着锄头铁锹赶着驴车往回走。
  看到田边站着的凌老师和她的儿子凌寒,人们老远就会问候一声,“凌老师好。”
  凌香兰实际年龄已经四十四岁,但她保养得当,又在村里过着悠然的生活,不耕不种只教书,皮肤和身段还保留着应有的风韵,看上去只有三十六七的模样,村里人谁见了她都眼亮。
  挺拔俊逸的凌寒站在老妈的身侧,长臂挽着她的腰肢,眼神迷离的望着天边的霓霞。
  一切都是真实的,自已的的确确是穿越了数年时空回到了2000年。
  而这个时候那件改变了好多人命运的新津事件才刚刚揭幕,不为别的,只为改变她和自已的命运也要去努力,凭着自已掌握的优势,改变这一切不是没有可能,即便是曾经不如意的那些事也将彻底发生逆转,眼下要做的就是,迈出这个村子去,挖掘属于自已的优势。
  曾经很迷茫,看不清要走的路在哪,可是现在不同了,2008年以前发生的一切自已都知晓。
  老妈的声音这时候惊醒了神思飞驰的凌寒,“想什么呢?儿子,很出神的样子。”
  凌寒对着老妈笑了笑,一把将她紧紧搂住,“老妈,儿子要好好的孝顺你,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想起老妈当年跟‘老爸’私奔,不被家里人认可,自已四五岁的时候才跟着老妈回到这里,凌家根本不认她这个女儿,从此老妈一个人带着自已生活,一直苦到现在。


第2章 玉米地
  吃过晚饭的凌寒说出去买盒烟,凌香兰嘱咐了一声‘早点回来’。
  2000年的时候,杜庄村就中心大街上有凄昏的路灯,也只有正路是水泥铺就的,其它小巷子里还保持着乡村特有的土味,凌寒深一脚浅一脚迈出黑巷上了主街。
  村庄村不多,如今已不足三十户人家了,不少人这二年赚了钱,都搬到公社龙田村盖了新房,不认老妈的姥爷家就在龙田村,乡政府就在龙田村,老妈的四哥凌之北就是大乡长。
  凌之北也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人物,因背后有廖仁忠副县长撑腰,乡委郑书记都给他压着,这两年龙田乡办起了不少企业,都是乡政府工商站的站长张东健一手搞起来的,全乡人都说张东健是本事人,不过凌寒知道,在张东健背后还有凌之北的支持,最重要的是张东健有个市里关系很牛B,他能把水泥厂积压难销的劣质水泥弄上高速路工程全靠那条关系。
  也正是那条关系引发的大灾难,才造成了自已与旧日恋人的一出悲剧。
  最终能穿越回2000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这出悲剧所导致的结果。
  凌寒顺着大路一直朝东走,杜庄村唯一一家小卖部在村子东头,买烟出来之后,凌寒突然有了尿意,左右瞅了瞅,路灯下面总不能解开裤子放水吧,怎么说自已也是在大城市受过几年高等教育的有体面的青年啊,于是,凌寒就绕到小卖店的房后面去。
  夜风徐徐,房子后边野草丛生,不远处是几亩连成一片的玉米地,放水的凌寒无意识的四外游走目光,说来也巧,就在西边玉米地边突然捕捉不两条人影,一前一后钻进玉米地里去。
  村里九点以后基本没人出地了,这两个搞什么?非奸即盗吧?
  心念动了动,凌寒抖了抖水龙头的残余水滴就猫着腰钻了过去,他天生胆儿大,可不信什么神神怪怪的东西,虽然夜黑的很凄惨,风吹的很阴森,可他心里一点不害怕。
  一个大麻袋铺在地上,男人迫不及待的剥着女人的衣衫,大该由于太激动的原因居然半天解不开扣子,那女的也急了,干脆把衫子和内里的小背心一起卷了起来,月光下只看见雪白一片,男人将她推倒就把脸蒙了上去,两个手却不闲着,顺着摸向女人的裤子。
  男女根本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们,似乎身外的一切都被他们忽视了,除了风把玉米叶子吹的‘沙沙’响之外,就是女人急促的压抑呻吟和男人粗喘声。
  “娟儿,来跪起来吧……。”
  女人摆出了狗爬式,任由男人在后面折腾,她那身子被洒进玉米地的月光照的斑斑条条的,白一道暗一道,让凌寒想起了花斑豹,豹子交尾时也是这个姿式。
  娟儿?是张小娟吗?好象这个女人是本村头号美女吧,张东健的女儿。
  男的又是谁呢?凌寒穿越而来,对2000年以后的事记忆犹新,但对之前村里的情况就不大清楚了,因为自已在北京念了好几年书,村里人大都印象不深,不过要是见了面肯定认识。
  怎么听着这个男人的声音也好象挺熟的,凌寒就一动不动的躲在不远处摒着呼吸注视着这对男女的肉搏,男的动静挺大,不过没三五分钟就爬在女人身上不动了。
  “二贵,你咋越来越不行了?”女的很不给他留面子的瞒怨了一句,显然她还没满足。
  象死狗一样的二贵翻身仰倒在地上铺好的大麻袋上,喘着气道:“狗日的,今天没弄好。”
  “你哪回弄好过?十次有八次你弄不好,你不死了活着有什么用?”
  “缓一缓,缓缓再来,别气,凭俺杜二贵这体质,咋不比那个小白脸儿能日?”
  张小娟哼了一声,“回家日你妈去吧,人家小白脸儿还有个文凭,你有个啥呀?”
  “狗日的张小娟,你是不是看见那个小白脸儿回来又动心了?他家穷的连毛都没一根,俺爹是村支书,你不让俺日让谁日?你爹也让抓走了,你还牛B个啥?俺要你就不错了。”
  张小娟冷笑道:“你杜二贵会给老娘溜沟子,不然你那个球毛爹能当上村支书?”凌寒弊着笑,溜沟子是村里骂人的土话,指讨好奉承别人的意思,溜,舔也;沟子,女人那条水沟。
  杜二贵翻起身就朝张小娟抽打起来。
  张小娟也不是好欺负的,两个手乱抓乱抠一顿,结果就把杜二贵腿中间那嘟噜货给揪住了。
  “唉呀呀……捏死了……快放手,我的妈呀,蛋黄出来了……啊!”
  “老娘白让你糟塌一年多,你还敢打人?捏死你,老娘也不活了。”张小娟是失去了理智,老爹也被抓了,自已也成了烂货,如今又给他这么打,活着真没意思了。
  杜二贵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狠命煽了张小娟一个巴掌,把她打翻在地,两个人都趴着不动了,只一个劲儿的喘气哭泣,凌寒也看不下去了,这叫什么事?
  ……
  前世记忆中张东健的老婆向老妈提过亲,就因为自已考上了大学,认为将来能有出稀,不过老妈没同意,那时候老妈就发现张小娟有点水性扬花,这样的女人能要吗?
  这事老妈压根就没和自已提过,当时自已在北京念书,根本不知道有这事,而杜二贵他爹杜福田能当上村支书的确是靠张小娟她爹的关系。
  回家之后凌寒也没和老妈说这事,爬上炕看了一会儿电视就睡着了。
  在学校时凌寒有早起的习惯,可自穿越之后就特能睡懒觉,日上三竿了还睡的呼呼的。
  反正也没啥做的,凌香兰也没叫醒儿子,如今学校里也放暑假,她自已也是个闲人,想想儿子的工作问题,还是决定去一趟乡政府,厚着脸皮问问四哥,再不认自已也是他妹子呀。
  凌寒睁开眼的时候都快中午了,撩开薄毯子时发现裤衩又没了,靠,睡的时候穿着,怎么老半夜在梦里裤呀?这毛病真是改不了,在学校时就养成了,幸好老妈不在,不然又惨了。
  起身梳洗了一番,蹲在屋檐下点了支烟,记忆中好象凌之北为自已跑下了工作,还是进了县委办公室的秘书科,看上去是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其实凌寒郁闷的很,记忆中自已在秘书科很不受欢迎,一直到和蒋芸结婚才改变了命运,眼下要是还沿着这条路走,啥事都误了。
  记得新津事件中新江县有两个女人很出彩,一个是县长项雪梅,一个是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沈月涵,记得是8月16日沈月涵上任县审计局当的局长,几天后就由审计局带队下龙田乡审查水泥厂的帐务了,自已在这之前插进去,才有机会参与新津事件,才能逆转命运。


第3章 传说中的恐龙
  中午老妈回来时居然拎回了一只烤鸡,说是在乡里饭馆买的。
  只看老妈开心的表情,凌寒就知道进县委的工作有眉目了,不然以老妈的勤俭还想吃烤鸡?割了自已的鸡鸡烤着吃吧,以前在家的时候,每周才改善一次生活的。
  果然不出所料,吃饭的时候凌香兰告诉凌寒,明天去县委报道,一切手绪和档案都已经弄进去了,就差人去了,老妈是左一番叮咛,右一番嘱咐,中间还加一番威胁,说是工作来之不易,万不可惹事生非,否则老娘认你是儿子,可老娘手里的扫帚疙瘩可不认得你。
  下午村里就传遍了一件事,张小娟被龙田乡派出所的人抓了,听村民说昨天夜里发生了大事,具体怎么回事人们都不晓得,但是结果是杜二贵给抬进了医院,差点一命呜呼。
  凌寒心里数,却懒的过问,这对狗男女谁死谁活和他没半点关系。
  倒是老妈从街上回来叹息了一声,“张家那闺女也挺可怜的,都说红颜薄命是点也不假,她爹在那会儿张小娟也风光的不得了,杜二贵就是条狗跟在她身后绕,现在张东健给抓了,那小子肯定逼张家闺女做什么事了,不然能让人家把蛋黄捏碎了啊?”
  “啊?不是吧,老妈,真捏碎了?”凌寒头皮有点发麻,这女人也真够狠的。
  “村里人都这么说,二贵他妈哭得死去活来的,我看八成假不了,你找对象可得给老娘慎重点,别仗着自已脸蛋俊俏就勾三搭四的,惹出祸来有你后悔的一天。”
  凌寒心说,老妈,迟了,我已经惹出祸了,不过眼下是安全的,一年半前自已把两个美女气之后,再没联系过,但是记忆中她们现在仍惦念着自已,今世如何发展得看自已怎么走了。
  当天下午,凌寒就装了五百块钱坐小公共车进县了,送儿子上车时,凌香兰还哭了。
  凌寒也心酸,但没敢哭,心里邓发誓要好好照顾老妈,孤苦的老妈一个人生活多年,再不能让她苦了,安顿下来就把老妈弄到一块去,自已是她的命根子,一天不见她都要挂念。
  ……
  2000年的新江县正在进行着一系列的改造,去年县北因为要修高速公路,让不少人进行了南迁,今天又改造拓宽县城马路,小门面听说统统要推翻重建,项雪梅县长有干实事的魄力。
  记得01年项雪梅就当上县委书记,03年时又调任城区政府任区委书记,04年下半年出任新江市副市长,挂常委衔;06年初就任市长,成了新江第二号大员,07年底调入省城柏明市任代市长,然后转正,柏明市行政级别是副省级,市委书记通常挂省委常委衔。
  不到八年时间,项雪梅就从县团级迈入副省级,这算是一个升迁神话了。
  凌寒做为一个穿越人都不晓得项雪梅的根在哪,别人更不清楚了,真正知道的人却不会透露口气,但从种种迹象中能看出些端睨,这个女人是有来头的,她本人也不是新江人。
  一路跟着项雪梅腾达的就一个人,沈月涵,沈月涵是新江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沾上项雪梅的,项雪梅来新江县任职之初就带着她了,到项雪梅离开新江的时候,沈月涵已经是开发新区的区委书记了,这两个耀眼的女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都没有家室。
  在仕途上走的女性,很容易被别人抖出些生活作风问题毁掉前程,没了婚姻就没有了生活作风问题,即便老是某男在一起也说得过去,你总不能不让人家谈恋爱吧?最多这么一说。
  凌寒知道,这两个女政客一直都被新江人称为一代靓景,风华绝代不说,最主要的是干了好多实事,创了好多政绩,在老百姓眼中,她们是清廉的好官,口碑极好。
  新江县可是说是沈月涵政治起步的地方,凌寒在上一世最是关注这两位女政客的动向,所以重生之后,他就产生了一种要参与到她们中间的念头,即便已经惹了一身情债,那再沾点也无妨了,虱子多了不咬人嘛,再说了,能不能沾上还两说呢,她们那么容易给人沾上,几年过来能几乎不传出绯闻吗?凌寒心中也不是很有把握,但他要别任何人更有坚定的信心。
  ……
  县城的暄嚣远不是农村能相提并论的,从小公共车下来之后,天色都有点黑了,凌寒沿着街走向县城的繁荣中心,一边琢磨,怎么才能去了审计局呢?去了那里才能接触到沈月涵呀。
  一路想着,找了个小馆店先住下,把换洗衣物的杂包丢在床上又出来,县城里有家回春面馆是前一世自已最常光顾的地方,那时候穷,也就混混小馆子,捡便宜实惠的吃,在县委当个普通的整理材料的秘书几本没有机会跟着领导会混大餐厅,专职秘书还差不多。
  记得沈月涵也特喜欢回春面馆的面食,老会去吃,该去碰碰运气,兴许就撞个正好,抑着这样的念头,凌寒一路溜达到县南边的回春面馆,这时候华灯燃起,把小县城整个儿点亮了。
  铺面虽不大,不过门前的车停了不少,特色面有特色味道,吸引人是很正常的,这里的食客不分贵贱,什么档次的人都有,即有衣着光鲜的体面一族,也不乏灰头土脸的菜贩民工。
  七点钟正是食客如云的高峰期,凌寒入店绕了一围,连个容座位也没有,同时他也没发现自已要寻找的目标,于是就点了支烟到门外等去了,烟头掐灭好几个,眼巴巴望着出来进去的人,偏是没有她的影子,实在肚子饿的咕咕叫了才钻进店里去要面吃,才时人不算多了。
  一碗面加卤蛋加红烧肉一条3.5元,贵是不贵,不过凌寒觉得一碗不够吃,出来又要了一碗,端着正要返回原来的地方时却看到一个苗条的背影正在门边的位置吃面。
  这一刻凌寒心脏有些不争气的跳动快了,会是她吗?是不是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厚壮着脸皮就坐到了那女人的对面去,放下碗抬头这么一看,傻掉了。
  我靠,好苗条的背影,居然是个下巴有黑胡茬儿的男性化母恐龙,当时胃里一阵翻腾。
  最要命的是母恐龙看到超级帅哥时,嘴巴张大了,合不上了,嘴里嚼的粘乎乎的面全让凌寒看见了,一瞬间凌寒忍不住上涌呕感,结果把刚才吃的一碗面全数喷在桌子上,转头就跑。
  母恐龙这刻也被勾起了喷吐的欲望,凌寒身子刚出门她就喷了,食客们全捂着嘴呕起来。
  还好凌寒闪的快,不然非给喷一头一脸,逃出门后他都不敢停留,生怕被恐龙追上来。

  见过丑的,没见过那么丑的,凌寒大叹霉气,沈月涵没撞上,居然撞上这么个东西,妈的,3.5加3.5,七块钱没了,肚子也空了,这要给老娘知道,俩屁股蛋儿不变成黑色的才怪呢。

×
请选择支付方式
虚拟产品,一经支付,概不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