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丹幽

傀儡封仙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傀儡封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丹幽

“我说小西啊,你真的没有带错路吗?”虞山战场上,唐江生小心翼翼地穿行在丛林灌木之中,然而脚程却略有些迟滞,似乎不太愿意继续行进,“我都跟你说了,前方敌我势力不明,为何偏向虎山行?”

    “先生你就放心吧,前方绝对是相对安全的一方。”一颗车厘子大小的纯白魂球从唐江生怀里飞了出来,正以神念传音与其沟通交流,“这一路以来,别说尸首,就连战斗的痕迹都少之又少,所以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肯定不会遇到什么大的危险!我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数才有鬼了。”唐江生心中默默腹诽,对于小西现在这种一意孤行、闭目塞听的状态,他也不想与其多加争辩,只需要用事实进行教育即可,“你可莫要忘记与我的约定——只要你带的路出现了问题,不管是行进指挥权还是作战指挥权,都得归我!”

    “知道了知道了!先生这么啰嗦,可不会讨女修喜欢噢!”魂球悠悠地晃了几圈,随后又回到唐江生怀里,听其语调,倒是颇为自信。

    没错,这颗纯白魂球就是小西,也就是食月的三魂七魄所化——在唐江生想来,既然食月在未渡过第一次天劫的情况下就能凝聚妖魂并且身魂分离,那么一定有其天赋异禀之处,不必过分溺爱保护。

    所以唐江生就让小西魂魄出窍,化作魂球藏其周围,肉身便被他收于乾坤袋内——以这样的方法,完成在虞山战场上的移动。

    其实唐江生是想连魂带身一起收入的,可小西一直嚷嚷什么“身为虞修岂能苟且偷安我也要上阵杀敌先生你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不得不说,小西这想法是真——任性!战场之上,岂容儿戏?

    可是话虽如此,如果不能让小西听从安排的话,带着它参战也确实是个累赘——既然堵不如疏,那么便给它一个作死的机会又何妨?

    是故唐江生给小西布了一道考验,他要小西凭借自己这么多年来所学的知识,在这虞山战场上找一处凝魂战圈——如此一来,一则能够满足小西参战的渴望,顺便锻炼锻炼小西;二则战局可控,唐江生有把握护它周全;三则若是考验失败,他也能顺势收回参战指挥权。

    于是唐江生就在小西的指挥下左晃右绕,可奇怪的是,一路上还真没看见多少厮杀的战场,甚至连卫修、虞修都没撞见一个。

    如此一来,小西带路的信心可谓突破天际,就连唐江生给他的建议都没有放在心上——比如前方越来越压抑的杀机,比如周围越来越寂静的环境,这在唐江生看来危险十足的信号,全都被小西无视。

    “无视就无视吧,反正打小我就被无视惯了。”唐江生本来是不想跟小西一般见识的,可小西却讥讽他不会受女修喜欢……

    唐江生活到现在也不过十六七岁,仙眼心诀加持之下,哪里能对这种嘲讽忍气吞声?于是脑子一热嘴一快,忍不住对小西反唇相讥:“你讨喜,那这千年的相思之苦,小东怕是有的受了。”

    这番话刚刚说出口,唐江生就直感觉坏事儿了!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唐江生微微偏转脑袋,用眼角余光偷偷瞟着小西。

    果不其然,刚刚还神气十足的小西此刻就像被冷水浇透的公鸡,不仅目中无神,甚至连丁点反应都没有了,完完全全就是失魂落魄。

    唐江生受海辰、食月一声“先生”,自然也知道他俩之间的深情厚谊,可如今逞一时口舌之快居然不管不顾小西的心情,实在是不该!

    “小西,刚刚是我的错,对……!”做错了事就要道歉,唐江生受天元子教导,从小就明白这个道理,而且也是身体力行。

    可当他话说一半之际,前方不远处却是突然传来了不小的响动!

    在周围这寂静无声的环境里,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引起唐江生十二分的注意,而前方闹出的动静,就跟平地炸响惊雷没啥区别。

    没有任何犹豫,唐江生所做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利用周遭的草木隐蔽身形——虞山战场扑朔迷离,不论如何,总之要先立于不败之地。

    只听“噗咚”一声,一名衣衫褴褛的家伙从前方的灌木丛中摔了出来,浑身上下的衣甲缠绕着血腥的气味,应该是受伤不轻。

    “好像是史馆的姐姐?”唐江生心头响起了小西的声音。

    “史馆?姐姐?”听到这话,唐江生又不由得投去几眼,可却横竖都看不出男女来——不过也不怪唐江生“眼拙”,实在是这位“姐姐”周身彼时太过脏乱,说是一只在泥塘里打过滚的田园犬都不为过,“瞧这邋遢的模样,该不会是被追杀了吧?后面没有追兵吗?”

    唐江生正如此琢磨着,但瞧那妖修后方的草丛一阵颤动,随即两个矫健的身影猛地窜了出来——只见其中一个迅速拦住去路,另一个则一脚踩在那名受伤的妖修腿上,疼的那妖修哇哇直叫!

    “小心一点!这么弄下去会暴露咱们行踪的!”一身花花绿绿的修士左右环视,见没有什么异状后立马训诫队友,“这女人也忒能跑了,差点就着了她的道!我说,她都脏成这样了,你不会还想搞吧?”

    “呸!真特么败兴!”踩住女修小腿的修士啐了一口,看样子是想好好玩儿玩儿,但后来却没有得逞,反倒被女修抓住机会逃了一波。

    “赶紧了结她!这次耽搁够久了,以云汉霄的机敏,说不定咱俩已经暴露了。”“暴露了就暴露了,大不了不回诛雀营就是!”

    两名追兵就这么在距离唐江生不到十丈的位置争吵起来,一个想快点完成任务,另一个则是有些拖拖拉拉,似乎并不甘愿就此放弃。

    “你们这两只卫修的走狗,居然卖国求荣!我丹幽做鬼……啊!”女修话还没有说完立马又痛呼起来,原来是自己的另一条腿也被踏了一脚,痛苦的声音顿时淹没了即将放出去的狠话,实在被折磨的够惨。

    “我让你要再跑!我让你再骂我!我让你宁愿躲粪坑也不肯服侍本大爷!”追兵一边谩骂一边狠踹,气急败坏的模样活像一只斗鸡。

    “行了行了!山上的女人又不止这一个,有必要急上眼吗?”另一个追兵立刻上前阻止了自己的同伴。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他升起了什么怜香惜玉之心,而是再这么闹腾下去指不定会引来附近的虞修。

    虽然他俩也是虞修……虽然唐江生早就在附近潜伏就是了……

    “你去望风,我来解决她。”言及此处,妖修从腰间拔出随身佩剑,正准备给丹幽致命一击时,忽然感觉皮肤有些微微的刺痛,却还以为是自己的同伴又在搞什么幺蛾子,“金成,你又在作甚?”

    握剑的妖修转过头去,看见的却是同伴浑身焦黑的身形,甚至还有一股生肉烤熟的味道飘进鼻孔——毫无疑问,金成已经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谁干的?这么近的距离,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咽喉滚动,一口唾沫稍微润湿了干燥的喉咙,但他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人,又是何修为,为何没有连他一块儿杀掉,“阁下是谁?在下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阁下?还请让我死的明白一些。”

    只是不管他如何询问,周围都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有的只有窸窸窣窣的草木,好几次都吓得他忍不住丢出特制的毒镖。

    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连带着灵台识海都开始晕眩起来,虽然他想稍微动一动,比如给丹幽一剑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但是金成死的不明不白的尸体就躺在旁边,他实在提不起勇气越雷池一步。

    这场心理战最终是由潜伏的一方,也就是唐江生获得胜利——因为在这场博弈进行到最后,还是身在明处的妖修率先扛不住压力,扔下一颗含有麻痹毒素的烟雾弹后,便匆匆离开了现场。

    “丹幽姐姐!”眼见追兵离去,小西的魂球登时就想冲过去查探情况,然而却被唐江生一把抓了回来。

    “急!你就知道急!这毒气烟雾是跟你闹着玩的?”唐江生将灵识散开,化作丝状缠绕在周围的草木之上,“你等我处理好了再出来。”

    一语言罢,唐江生便从树后缓缓走了过来,张口一吸,将原地还未散去的毒雾通通吸入腹中——这点儿小毒,根本没法和之前的过山风或者香毒比,是故唐江生也就当点心一般“吃”了下去。

    吃完之后,唐江生瞅了瞅地上因吸入毒雾而动弹不得的女修,本来有意替她解毒,可其浑身上下包裹的一层粪便直让他难以靠近。

    唐江生想了一想,无奈之下只好对着彼时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丹幽提议道:“我先帮你把身子洗白白,再想办法替你解毒疗伤,你要是同意保持沉默就行了,你要是不同意就眨眨眼。”

    丹幽会同意吗?那不废话嘛!当然不会同意!谁会相信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要给自己清洁身子洗澡的淫贼啊?
傀儡封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