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殒落

傀儡封仙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傀儡封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三百六十三章 殒落

钱不富到底是对秦风动了刀,且正如百里恶所说,刀锋划过秦风右胸的时候毫无生涩之感,只要手腕微微用力,一块肉就被剜了下来。

    “结束了……都结束了……”手中的刑刀掉在地上,钱不富双目无神地往擎峰山下走去,看他那个样子,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伏在秦风腿上的昭漫彼时已经没有了声息,然而秦风还是温柔地抚摸着她,不管肉身遭受任何摧残仿佛都不能令他动容分毫。

    “接下来,林敛,你上。”百里恶俨然成了这场血腥试炼的考官,在场的所有人都好像是他的学生,不管想不想做,他都要赶鸭子上架。

    时间头一次如此缓慢,上一次林敛觉得度日如年的时候,还是那次在添香阁的战前会谈,没想到再次体验这种感觉之时,就是秦风身死道消之日——只是身为掌礼林家的少主,他又该如何说服自己呢?

    “秦风,你我相识于点将台,救我于百里朽之手,此恩必不会忘。”出乎意料的,林敛并没有像钱不富那般动摇,也没有表现出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慌乱,“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后悔过对齐宣战吗?”

    听到这个问题,秦风本来已无多少感情的瞳眸居然泛起了一缕神采,上下打量了林敛几眼,随即有些问牛答马地说到:

    “百年战争,尚未使你拥有巅峰之意,可见道心不坚。”说到这里,秦风的头颅再次缓缓低下,只有微弱的声音从其口中传出,“终究只是‘少主’而已……林家少主,你可知‘无悔役心’?”

    林敛闻后一愣,彼时的他还无法理解秦风言语中的深意,但他在这百年时间仅从元丹后期突破到元丹圆满亦是众所皆知事实。

    不得不说,对一个家族的少主来讲,这样的修行进度无疑是不合格的,林敛也因此受到了许多族人的非议,而他之所以至今仍坐在“少主”这个位置上,还是看在百年前他跟秦风有过数面之缘的份上。

    只是现在秦风就要死啦,他的少主头衔只怕也保不住啦——值此命途多舛之际,他为何还要忍受秦风无缘无故的“讽刺”呢?

    于是林敛举起刑刀,割在了秦风的肩头上,算是与过去一刀两断。

    “呵呵,好一个掌‘礼’。”没有去管转身离开的林敛,百里恶继续主持接下来的凌迟环节,“下一个,郑五万,李谷,你俩一起上。”

    有一说一,今日十人之人,李谷与郑五万算是最“无辜”的两个人。要说渊源,他俩与秦风的交集顶多就是百年前的那次战前会谈,并且他俩都不是各自家族的家主,只能算是临时顶缸的而已。

    只是没想到这一口缸居然顶到了一百年后,而今还要被周晋两国拉出来强行对秦风动刀,早知今日如此,当初哪怕打死也不会去参加什么狗屁战前会谈,这哪里是他们这种小人物可以招架的场面?

    李谷与郑五万面面相觑,说真的,哪怕秦风真的已经死了,他俩都不敢在这位声名显赫的虞主身上动刀子,指不定哪天就遭报应了。

    “怎么,不肯动手吗?还是说,你俩怂的压根儿不敢?”

    百里恶的声音从身后飘来,被猜中心事的李谷跟郑五万顿时汗毛卓立,只恨不能晕厥过去,省得面临两难选择,遭受这种无妄之灾!

    “嘛,嘛~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恶鬼……”百里恶貌似非常享受现在的局面,不停地捋着自己的须髯,“这样吧,反正都得动手,只要你俩谁动了两刀,都算你俩过关。如何,这主意不错吧?”

    “不错你个鬼啊!你当这是玩游戏吗你这老匹夫!”二人心中不约而同地咆哮起来,然而却不敢当着百里恶的面呐喊嘶吼——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异口同声地说到,“要不……您请?”

    林谷与郑五万同时一愣,而后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苦楚、尴尬与气愤——相似的人之间比较容易相互理解,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之间会相互体谅,因为在相许多情况下,快乐总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你替我动这一刀,我许你三千金!”郑五万向李谷神念传音。

    “鬼扯!我李谷像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吗?”言及此处的李谷猛然想到自己今日无论如何都得送秦风一刀,见利忘义这个词用来形容他简直再适合不过,不由得恼羞成怒地岔开了话题,“卫六家之中,掌吏郑家乃是最清贫的一族,你居然能随随便便就拿出三千金?呵呵,你等着,待我下了山面见郑家家主,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别别别!李哥别冲动,我来动手,我来动手。”被摆了一道的郑五万赶忙拿过李谷手里的刑刀,在转身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厉芒。

    彼时的李谷正在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洋洋得意,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某人惦记上了,看来今日之后的虞山,也不会安宁到哪里去。

    既然有了必须干掉的目标,那么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郑五万恶向胆边生,手中双刀挥舞,在秦风两只手臂上各割下一块肉来。

    “那么,我先行一步了。”郑五万将两把刑刀放入乾坤袋中,转身向百里恶致意后,便在李谷鄙夷的目光中,一溜小跑地离开了擎峰。

    “呸!懦夫!”李谷的姿态有些高高在上,对郑五万的“逃离”嗤之以鼻,却并未发现其嘴角那丝若有似无的笑容,“在下也告辞了。”

    论离开现场的速度,李谷其实并未比郑五万慢多少,但就是这一点点的距离,已足够让他五十步笑百步——顺带一提,郑五万的心思其实已被百里恶瞧得通透,可他却视若无睹,任由李谷就这样离去。

    “真是恶趣味!我娘当初是如何看上你的?”百里朽望着郑五万、李谷下山的方向,堂而皇之地表达了自己对百里恶的不满。

    “谁告诉你你娘当初是看上我的?”面对百里朽的指摘,百里恶根本不屑一顾,转头盯向卫度、卫枫,顿时一番笑里藏刀,“卫家的两个小娃,是尔等亲自动手,还是求老夫帮你们动手啊?”

    外患还未解决,敌国的铁蹄还践踏在祖国的土地上,百里家的家主百里恶就开始琢磨怎么打压,甚至抹杀如今正不堪一击的卫家。

    彼时的卫度只有凝魂圆满修为,卫枫也堪堪突破至元丹中期,面对百里恶的欺辱,只能选择忍气吞声,除此之外真的别无他法。

    “不劳费心,我亲自动手。”卫度摆出攻击态势,将卫枫护在身后,“另外家姐那一刀,亦有我来代替,百里家主可有异议?”

    “呵,随便你。”百里恶对此满不在乎,在他眼中,卫度跟卫枫孱弱的就跟刚出生的婴儿差不了多少,根本毫无威胁,所以他只要放开享受就好,何必跟小孩子一般计较,“你跟她的刑刀,接着!”

    “卫度,你……!”卫枫听到这话后不由得一怔,可当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卫度之时,却被其抢过了话头……

    “其他无用之言不必再说。卫家是卫国的王族,我身为卫主,我说的话,就是赦令,你必须无条件服从。”卫度接过百里恶抛过来的刑刀,喃喃说道,“枫你太善良了,无冤无仇之下,你哪里下得去手?”

    “什么意思?”卫枫再次一怔,忽然觉得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还不及自己一般高的堂弟,“难道你与虞主就有什么冤仇不成?”

    这个问题卫度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身来到秦风面前,低头俯视这个曾经是自己先生,收自己为记名弟子的男人,所有关于南山菊、卫法、钱芊芊、卫仁的过去一齐涌上心头——剪不断理还乱之后,最终只剩下挥刀“处刑”的麻木,只是卫度自己都没有发现,两滴眼泪从眼角静静滑落,而后心头一紧,双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真是从头到尾只会给人添麻烦的小鬼啊。”欣赏到绝佳戏剧的百里恶心情大好,抬起一脚将卫度踢飞到卫枫怀中,“趁老夫没有改变注意之前,带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滚吧!”

    虽然卫枫修为低微,但好在百里恶用的力道并不是很大——卫枫抱住被踢飞的卫度向后滑行一段距离后,也是稳稳的接了下来。

    “请恕卫枫无礼,我想要看到最后。”卫枫将卫度背在身后,与百里恶拉开了一点距离,却并未依言离开——这份坚毅,一如既往。

    “哼!最后?最后他只会死在我的手上!”百里恶拔出处刑大刀,瞧那尺寸,一看就是用以枭首——唯独这份快乐,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拱手相让,“哈哈哈!卫国最强之修,十日战百仙之虞主!终究还不是死在老夫手上!看老夫……噗啊——!”

    就在百里恶准备斩下秦风头颅之际,一把带着黑色火焰的钢刀抢先一步斩下了他的脑袋——而从空中翻转掉落的过程中,百里恶一双血眸看见的,乃是自己儿子漠不关心的神色,这便是最后的绝景!

    不远处的卫枫惊得目瞪口呆,完全反应不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五国只是想看戏罢了,你我皆为戏子——要想保卫卫国,你这一身修为,还算有点用处。”百里朽面无表情地拔出魂焰寒刀,自身修为因为“追名逐利”的术法特性而不断拔高,一步步地来到秦风跟前,同时刀指秦风,“最后可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我的挚友。”

    此时此刻,每一句话都是遗言,每一眼,都不会再有将来……

    “此战……果然……幸……”此时的秦风已经处在弥留之际,说出的话语也只剩下片段的音符,“梦乡,南山,法,度……活……”

    “知道了,我会让他们活下去的。”一语言罢,百里朽的魂焰寒刀就这样刺穿了秦风的胸膛,毫无拖泥带水之感。

    仙历七千七百六十四年,虞主秦风殒落——不多久,妖身本相显露,是为菩提树,一身血肉道果结为菩提子,五国无不垂涎。

    然,百里朽不知何时突破,已秘密踏足迎仙境界——十九仙迎不以为意,相互争抢菩提子,不料被百里朽所施寒气冰封一人!

    剩余十八仙迎大骇,不解其为何突然竟有如此战力!可大战刚过,不宜即燃战火——权衡博弈之下,双方履行约定,签署《周卫协议》,菩提子协商分配。

    一段时日后,梦乡即位,是为二代虞主,与东川山虹结为道侣,生有一女,取名梦蝶。

    三百年后,虞山北部茫山鬼族入侵,虞山沦陷,二代夫妇战死。

    之后在光复虞山的战争中才有情报披露,鬼族入侵,似乎与两名人修有关,他们的名字是“章扬”、“卫怜”——原来这一段因果,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种下了……
傀儡封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