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回府

傀儡封仙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傀儡封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九十八章 回府

卫度回卫府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休息,没有睡眠,连吃饭都是餐风饮露,不是在修炼,就是在和秦风对练。

    至于这么玩命修行的成果也很显著,那就是卫度从炼体半重的修为,一举跃进到炼体九重之境,距离炼体十重也只有一步之遥。

    虽然在普通人眼中,这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修炼速度——毕竟卫度只用了区区一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他人五年、十年、甚至一辈子才能达到的高度,但是在秦风看来,还是差强人意。

    “卫本家的咒蛊还真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创造像卫君那样的惊世奇才,又可以让卫度这个几乎是门外汉的凡人一步登天。只是这之后的路,便全靠他与小南山了……卫法,希望你我以后,都不要后悔。”

    是的——卫度的修炼进展之所以这么迅速,一方面是因为秦风魔鬼式的训练;另一方面,还在于卫法与卫君重伤未愈,他们二人的修行资质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朝卫度进行了一点点的倾斜;再加上近二十年来渴望修行的情感压抑,所以秦风非常有自信能将卫度训练至凝魂境界——定一个“炼体十重”的目标,那都是保守起见了。

    但也许是二十年的时间实在有够长,已经错过了打好基础的黄金时期,待到一月过后,卫度的修为也只是达到了“炼体九重”的地步。

    不得不说,这在秦风看来,还是觉着颇为可惜的——不过不打紧,人生在世,何处不是修行?于是秦风便派遣南山菊跟随卫度,与其一同回到卫府,做起了卫度的贴身护卫。反正都是男儿身,也不会引起多少猜忌,顶多也就把南山菊看做秦风是安插的眼线,仅此而已。

    只是这对于卫度和南山菊而言,不啻于一场时时刻刻的演戏!他俩必须时而表现地亲密无间,以显示虞山与卫家乃盟友关系;时而又得表现地若即若离,好让卫家之人明白,虞山并未觊觎卫家的权力。

    总的来说,这对于不久前还在秦风、卫法羽翼之下生存、生活的南山菊、卫度来说,的确是非常大的挑战!因为秦风直接就将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而他俩所能依靠的,也唯有彼此——看得到的敌人,都算不上是敌人。为此,他们必须得学会做相互之间的另一双眼睛。

    “你想说什么就说,想问什么就问!再瞄,信不信眼珠子给你抠出来?”南山菊实在是受不了一路上卫度没完没了的窥探了。

    身在虞山的时候,卫度还能被秦风死死地拴在修行一事上,可一旦没了秦风的监督督促,卫度对南山菊的兴趣便再一次提了起来。

    这不?一路上卫度总是时不时就瞟南山菊两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仗着秦风给他削的一根木叉,既可以作为飞行道具,又可以作为防身兵器,还能作为虞修信物——总而言之,南山菊是无从下手。

    “那个……此番回府,先生可有交代你什么任务么?”卫度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怂了,根本不敢直接问出心中所想,只得半途改道。

    飞在前面的南山菊听闻这话,差点一头栽向地面——敢情你琢磨来琢磨去就是想问这个?我的任务是有多隐蔽?竟让你好奇至此?

    “历人情冷暖,看世态炎凉。”南山菊赌气一般念出戏词,对卫度根本没一个好脸色——就算他的任务是保护卫度,他也不想明说。

    “这样啊……嗯!明白。”卫度信以为真了——毕竟在他想来,南山菊是不会拿秦风的命令开玩笑的,南山说什么,那一定就是什么。

    “不是……你又明白啥了明白?”心中如此腹诽的南山菊往后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发现卫度正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注意力根本没在他身上,不禁油然而生一股挫败感,于是只好继续往都城飞去。

    而事实就是,彼时的卫度确实没有将南山菊考虑在内,甚至在“清楚知晓”南山菊的任务内容后,他还小小的舒了一口气——因为与南山菊相比,他的任务实在是危险太多了!危险到若是让南山菊牵涉进来,恐怕他俩谁都别想在卫府有安生日子过。

    下山之前,秦风交代给他的任务是——没错,就是找鬼!

    这“鬼”既不是亡魂怨魄意义上的鬼,也不是虞山以北,茫山鬼族的鬼,而是极有可能隐匿于卫府,属于灾行八鬼之一的噬亲鬼。

    有一说一,对于卫度这个还不到炼体十重的凡修来说,秦风将这种犹如厝火积薪的任务交托于他,委实是有些强人所难。

    可在虞母洞那群老妖物的说词中,只有找到噬亲鬼,才能追根溯源,从根本上治愈卫法的伤势。如若不然,道基遭受的损伤将永远无法复原——毕竟那是七旱叠加所造成的伤势,万不能等闲视之。

    秦风其实是有想过自己去到卫府亲自寻找的,可第一,他的身份太过敏感,会给卫国修士造成相当大的压力,引起不必要的争端;第二,钱芊芊找了那么多年都找不到的噬亲鬼,没理由他一去就直接蹦跶到他面前;第三,就算卫家真是“封鬼者”,可一旦噬亲鬼的消息走漏,“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血祸便会立刻在卫家上演。

    秦风不是什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魔鬼,整整一个家族,他不能为了仅仅找一把凶兵,为了救一个人,就白白牺牲其他无辜的性命。

    基于以上考虑,秦风思索再三后,最终还是决定由卫度充当“斥候”,先看看能不能找到噬亲鬼的蛛丝马迹,南山菊负责从旁进行保护——秦风并没有异想天开到靠一个涉足修行界仅一个月的毛头小子能做些什么,即便是与诞生伊始就有元丹后期修为的南山菊联手,俩孩子能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生存下去,他都觉得非常不错了。

    可无法预料的是,秦风低估了自己对卫度的影响,也低估南山菊在卫度心中的地位——在卫度看来,这可是成为秦风的真正弟子,并在南山菊面前一展身手的大好时机!他又怎么会满足于浅尝辄止呢?

    “快看快看!那边!”、“是卫度!卫家的三公子!”、“就是他?那个十二场合决胜战之后,被卫刑和秦风钦定的下一任家主?”、“咦?传闻中他不是不能修行吗?怎么还能御物?”、“我的天!那把木叉可真丑!这卫度的品味也忒差了!”、“他旁边的那人是又谁?”

    不知不觉间,卫度与南山菊已经回到了卫都城的辐射范围,而南山菊也已经恭敬地侍立于卫度身后——虽然听着一众不明真相的家伙可劲儿贬低秦风亲自削尖的木叉,但南山菊还是非常理智地克制住了将这些人通通打飞的冲动。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名“护卫”。

    “辛苦你了……我们走吧。”卫度回头看了眼正颔首低眉,强忍怒气的南山菊,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心疼的——虽然他只有炼体九重,但凭借这把木叉的“威能”虚张声势一番,还是没多大问题。可既然南山菊身负秦风交付的“任务”,他作为弟子,便不能直接干预。

    于是一路上卫度与南山菊就跟耍猴似的直往卫府而去,可憋屈的是,他俩沦为了别人眼中的猴子——还是白看不给钱的那种。

    好不容易来到卫府门前,卫度也没有去叩兽面门环,拉着南山菊便从高高的围墙纵身跃过,将叽叽喳喳的议论全部甩在身后——可好死不死正巧就撞上一队巡逻至此的护卫,于是他俩瞬间就被八条长枪给抵住了周身命门:“你们做什么?难道不认识……!”

    “你们,找死!”卫度话音未落,身后早已忍耐多时的南山菊一个箭步冲上来,将抵住卫度的八条长枪一卷而过!

    骤然被缴械的护卫还来不及反应刚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眼前的景物就从人,变成了浓重的黑幕。

    “咚——咚——”八道人影几乎同时从空中落下,在地面上砸出了不高不低的声响。毫无疑问,这一队护卫不幸成了南山菊发泄心中怒火的出气筒——可爽是爽了,闹出的动静却是招来了更多的护卫。

    要说这一出吧,卫度也有责任,身为卫本家的三子,好好的大门不走,非要翻墙,才会引起护卫队的误会;而护卫也不应该,就跟没长眼似的,竟连卫度都没有第一时间认不出来;至于南山菊,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可以名正言顺地出手,他又怎会视而不见呢?

    “我看尔等谁敢再动!”眼见汇集的护卫越来越多,南山菊将缴获得来的八条长枪猛地扎在两侧,将卫度护在身后,与这些府卫正面对峙,“唆使部下谋逆弑主,卫刑,你可是要造反?”

    此言一出,不仅是包围过来的府卫,就连卫度都大吃一惊!只有卫度一人修为全开,目光狠厉,如临大敌……
傀儡封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