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陵墓

傀儡封仙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傀儡封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八十四章 陵墓

十五日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期间,百里离再没有在虞山出现过;百里朽也从浮舟峰顶消失了;而送卫度回都城的卫法,也没有再上虞山。所以这段时间里,秦风倒是难得清闲,与南山菊的相处一如既往地融洽自然——只是二妖心照不宣,刻意对某人避而不谈。

    “嗯......今儿个阴雨绵绵,不宜出行。”秦风躺在藤条摇椅上,一边望着虞山各处烟雨蒙蒙,一边吃着碗里的水晶葡萄,“南山,卫家门主之战的决胜局就要开打了,你当真不随我一起要去都城吗?”

    彼时的南山菊正随侍秦风身边,遵从秦风的指点,感受天地之间的最原始、最自然的灵气形态:“既然主人都已经为南山找好不去的理由了,南山便留守虞山,静候主人凯旋而归。”

    “什么凯旋而归?打架的又不是我。”秦风将木碗里的葡萄抛进自己嘴里,嚼吧几下后,便连皮带肉一起咽进腹中,“卫家藏噬亲鬼,百里家养妖......我虞山身处漩涡中心,像现在这般太平的日子,以后怕是不多了。话说我这次去都城,有什么东西想让我给你带么?”

    听闻秦风此言,南山菊淡漠的双瞳这才亮起些许微光——不得不说,南山菊这副神色,真的和之前秦风一心专注修行的样子别无二致。

    “那便有劳主人,替南山带一些农作物的种子回来吧。”说着说着,南山菊似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晴小姐的那座洞府可算是处宝地,临走之前栽下的花花草草即便无人照料,长势也都还不错,所以南山也想沾沾光,种一些瓜果蔬菜来尝尝。”

    秦风瞟了瞟南山菊,感觉就像在看以前的自己,不禁心生感慨。

    这倒不是说曾几何时秦风也想亲手种一些作物来吃,而是南山菊现在除了自己的主人和喜欢种种地,其他时候都是在修炼、修炼、再修炼,仿佛对其他任何事都不关心似的。

    以前秦风差不多也是这样的,然后秦晴就和东川业一起周游列国去了,对他们这对兄妹来说,彼此也算是种解脱。不过好在他身边也有不离不弃的人,像卫法啊,百里朽啊,甚至小南山、卫度、圆白菜,都陪他度过了这最空落落的三年——然后才能遇见昭漫。

    只是秦风是秦风,南山菊是南山菊,若以后他不在了,谁又来陪这个外表是成人,实际上只有三岁出头的小南山呢?秦风一时无言。

    “时候差不多了,主人即刻便启程吧。”南山菊抬头望天,可是乌云密布的天空并看不见太阳,于是只好凭借自己的感觉来推测当日的时间,“虽然眼下这雨并不算大,不过还请主人带上这个。”

    言及此处,南山菊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绘着白丁香的油纸伞,将其撑开,并递与秦风,然后拿过秦风手里的木碗,转身向洞府内走去。

    秦风将口中水晶葡萄的味道回味一番,只觉得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甜,在目送南山菊的背影消失后,便独自下山,往卫都城的方向去了。

    按说十多天前,他才和卫家家主卫刑,有过一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恩怨,此时是不应该去凑这个热闹的,因为这无异于再闯龙潭虎穴。可是卫法那个家伙只有元丹中期修为,今日之战又以元丹后期的卫君为对手,若说危险,对卫法来说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还不算,在卫法的计划中,卫度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甚至可以说是杀手锏,所以秦风无论如何都一定得去,哪怕置身险境。

    “哟!来了?我还以为你被天劫的五雷轰顶给劈死了咧。”

    在去往卫都城的路上,秦风越过一个山头,瞧见了“许久不见”的百里朽。虽然毒舌本性依旧在,可看上去似乎是瘦了一点,精神头没有先前那般饱满,这对百里朽来说,其实还算蛮罕见的。

    “你行不行啊你?昨晚又熬夜修炼啦?”秦风甩出两柄旧损长剑,一柄自己踩着,一柄让百里朽踩着,一人一妖并肩而立,继续朝目的地前进,“待会儿要真闹起来,你可别拖我后腿,也别说我认识你。我又没有三头六臂,可没法同时照顾你们三个人。”

    秦风忍不住揶揄百里朽,这种说话的腔调,倒是和卫法有点类似。

    “你就那么肯定一定会闹起来?那可是卫家门主之战的决胜局,当着天下人的面自己拆自己台,那群缩头乌龟不要面子的吗?”百里朽满不在乎地说到,同时瞥了瞥脚下飞剑,竟是一脸嫌弃,“我说‘英明神武’的虞主大人,你拿这么一把破飞剑就给我对付了?怎么说我也是百里家的嫡子,日后的一家之主!这配得上我高贵的身份吗?”

    一语言罢,百里朽甚至还摆出了一个自认为潇洒不羁的姿势,不过在秦风看来,那模样就跟地主老财家的傻儿子什么区别。

    “‘英明神武’又如何?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花。”秦风耸了耸肩,对百里朽的反唇相讥显得不以为然,“就你还家主?八字都没一撇的事。若是给你金光闪耀,一看就是神兵天降的宝剑,你还不直接拿着就去屠城了?再说了,给你你也用不了,你我都是术修。”

    “术修怎么了?术修就不能背把宝剑装范儿?我跟你说,只要你点头,某些情况下,‘英明神武’就是能为所欲为!我有门道哟~”

    言及此处,百里朽立马给秦风使去数道“你懂的”的眼神,秦风虽然猜不到具体细节,却也能明白百里朽到底所指何事——不就是出卖男色么?不就是添香阁么?若有朝一日真的山穷水尽,我......!

    “去死!”秦风呵斥一声,而后骤然提速,操纵飞剑迅速向前,将百里朽远远甩在身后。可百里朽毕竟也是元丹巅峰修为,见被秦风甩开距离,好胜之心顿时噌噌噌地往上涨,不一会儿便追了上去。

    一人一妖速度之快,连卫都城的城卫军都没有来得及审查他俩的身份,不过这十几日下来城卫军也见怪不怪了,学会看法宝品相来分辨是高贵还是低贱了,顶多也就怒骂两句泄愤——“两把飞剑锈的跟破铜烂铁似的还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早晚摔死你们!”

    然后就是不知从哪儿飞来的一块石头,直接砸碎了他满口的牙。

    “这就是‘紫金穹顶’?”而另一边,秦风已经落于地面,并跟随路边的标记,摸索着来到了门主之战最后决胜局的场地。

    正如先前卫誉在松针树林安排赛程时所说,因为最后一战会决定这一次门主之战究竟花落谁家,所以卫家会在现场特别注重场地的布置事宜——比如绵延不绝的旌旗;比如数十坛一字排开,五人合抱都不见得足够的酒缸;比如穿红戴绿的舞娘;比如正在调试音色的乐师......这一切的一切,都与现场“烟雨湿衣”的气氛并不如何匹配。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因为最终一战所在,貌似是一处规模极其庞大的陵墓群,而“紫金穹顶”的位置,则是陵墓群最恢宏的那座。

    换句话说,卫家之内不仅有广阔的草原和神奇的松针树林,他们更是在府中就地修建了陵墓群,而稍后不久,卫法和卫君就要在这里开战。

    “没想到吧?持续了这么久的门主之战,最后的决胜之地竟然会是一座坟墓。”百里朽来到秦风身边,双手环抱,毫不掩饰语调中的不齿,“简直就像是给那些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尸骸做表演,他们还美其名曰,是让后辈子孙接受先辈们英灵的检阅哩。”

    “卫法也是这么想的?”秦风见百里朽好像还蛮熟悉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问到,“那‘紫金穹顶’是......”

    “是‘祖庙’,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祖庙’。”百里朽朝陵墓群中最雄伟壮观的庙堂努了努嘴,皱起眉眼,仿佛有人正往他眼中扎针,“你已经去过卫家行宫了吧......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卫家行宫还不如这里的坟墓来的气派?这就是他们的治家理念了——生前尽忠守孝,为家族奉献一生,哪怕再苦再累,但死后也定能风光大葬。”

    耳边不断传来百里朽对陵墓群的嗤之以鼻,秦风抬眼望了望四周,与十二场合资格战、淘汰战、三甲之战相比,决胜局反而不比前三战来的那么盛况空前。要说没人吧,也还是有,但彼此之间都拉开了不小的距离,不仅没有交流,还有点彼此之间相互提防的意思。

    “如果这是卫家一门的家族传统,我也不便多说些什么。”秦风收回目光,开始状若无意地寻找卫度的身影,“即使是这样,卫法也还是卫法。虽然出生在哪里不能选择,但他至少并不是一个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人,不然也不会历经千辛万苦,站在紫金穹顶的舞台上。”

    百里朽闻言后微微一愣,随即咧开嘴笑了两声。可诡异的是,一时间秦风竟分不清百里朽到底是在表示赞同,还是在对他讥讽嘲笑。
傀儡封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