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二百章 改变

傀儡封仙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傀儡封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二百章 改变

伴随着马蹄踏地和车轱辘转动的声音,仪仗队渐行渐远。

    作为齐国的质子,东川业理所当然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一个数十年来生活在卫国的异国少宗主忽然跟卫王提出要求,说想出去转一转、走一走,于情于理,卫王都不便怎么拒绝。

    正因为如此,仪仗队既是必不可少的牌面,也是卫王表达善意的象征,同时还是其安插在东川业一行人身边的眼线。

    在驶离卫国边界线的刹那,秦晴曾挑开窗帘回望虞山,即便秦风给她最后一眼的神情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可她还是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哥哥,好像哪里变了。

    “终究还是走了啊。”秦风一直眺望着秦晴离开的方向,直到秦晴所在的马车确实离境,秦风方才恋恋不舍地转过身,向虞山山里走去,“你在我身边,我可以护你周全;但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便得诸事小心呐。你说呢?圆白菜?”

    马儿扑扇扑扇耳朵,敷衍性地甩了甩尾巴,显得百无聊赖。

    “咳咳。它叫‘小白’。”卫法走上前来,替秦风拽住缰绳,“真是一匹难得的骏马!放眼卫国,恐怕无出其右!我说秦风,‘小白’这名字如此形象贴切,你是如何与‘圆白菜’记混的?”

    小白从鼻腔中喷出两道热气,对于卫法的吹捧,它很是受用。

    “啊?不都是菜么?反正都是口粮,想起来就一锅乱炖下酒呗。”秦风脚底生风,走得越来越快,多年不下虞山,他竟有一丝别样的感觉,“走走走!吃酒去!百里朽也来啊!”

    百里朽没什么意见,他也正想和秦风再交交手——在看罢秦风与老管家那看似风微浪稳,实则波澜壮阔的斗法后,没有哪个奋勇直上的修行者会心如止水。

    “秦风!你与那老者的战斗,谁赢了?”“你猜。”

    卫法看着二人逐渐模糊的身影,也是一心想要加入他们,毕竟秦风的邀请只涉及了百里朽,对于他卫法,那是默认其一定会去的!

    “你们等等我!”自古以来,士可为知己者死,得秦风如此高看,他卫法定当不负,“我说你倒是快动啊!哎呀,你放心!秦风一门心思全扑在修炼上,哪会有心思贪图什么口舌之欲?待会儿你配合点,我再把你从他那儿要来,不就万事大吉了?”

    四蹄就跟四根木桩子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白狐疑地看向卫法,仿佛在说:“行不行啊你?我瞅着你好像不是很强吧?”

    这小眼神看得,卫法登时就冒火了,一把甩开缰绳,怒斥道:“那你走吧!我绝不拦你!只是日后被卫国的其他道友同仁逮住后,别指望你个祸害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一语言罢,卫法毫不迟疑地转过身,向着秦风和百里朽的方向追去,而小白听闻这话当即便寒毛直竖!

    一想到自己在卫国“为非作歹”这么多年,现在最大的靠山说走就走,那日鬼头烈焰刀灼烧鬃毛的恐惧直到今日依旧挥之不去。小白立刻就怂了,连忙扬起四蹄,“咻——”地一声追上卫法,一人一马在虞山如履平地、纵横驰骋!

    “卫法,这马骑着可舒坦?”百里朽瞟了瞟旁边端端正正坐于马背上的卫法,感觉有些碍眼,遂以一副盛气凌人的口吻对其说道,“我与秦风步行你骑马,还不快给我滚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刚猛的威压瞬间从百里朽身上喷薄而出,转眼间就将卫法围的水泄不通,欲将其拽下马来!

    以卫法的修为,自然是应对不及,可小白却宛若十分熟悉这一攻击方式的应对之策,只见其先是一阵急促响亮的马嘶出口,百里朽的威压随即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借着这一刹那的机会,小白已经载着卫法腾入高空!

    要说这小白连妖修都算不上,甚至连第一次天劫都没有渡过,却能施展这等行云流水的腾空之术,想来还是要拜其体内那一丝的天马血脉!凭借这一血脉之力,小白早早地就拥有了独立的思想认识,飞舞腾空更是不在话下。除了不会人语,不会使用神通术法,与一般的妖修也没有多少区别。

    “我还不信了,今日会连你这废物都治不了!”百里朽停下脚步,抬头望向卫法与小白,开始运用灵识主动追击这一人一马。

    可小白的奔跑轨迹实在是太过诡异,好像整片天空都是其驰骋的平地!不论百里朽如何围追堵截,小白总是能从四面八方找出一个缺口逃脱出去。他快要失去耐心了。

    “百里朽!你莫要欺人太甚!真当我卫法怕你不成?”此言一出,不要说百里朽,连小白都不由自主看了卫法一眼,那眼神毫无疑问是在说——“难道不是吗?”

    卫法心虚地想要别开视线,但在看到走在前面的秦风半扭过头,嘴角露出一缕若有似无的微笑后,他顿时就从心底里涌出无限的勇气!他不知道秦风是不是在对他笑,是不是给予他的鼓励,但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秦风绝对没有嘲笑他!

    “总有一日,我也要像你一样,笑的那般洒脱、笑的那般自信、笑的那般泰然自若。”

    对于修士来说,一颗强大坚韧的道心有时要远远超过修为境界所带来的力量,比如现在,卫法心中这不断喷涌而出的勇气,其量之多,其势之盛,已经远远超过他这一生所拥有的总和!

    身为坐骑的小白此刻感受地最为明显——方才他从卫法身上感受到的除了恐惧,就只有战栗,而现在,卫法传递给他的,是一种战天斗地的豪迈之情!是一种“你若欺我,我必讨之”的应战精神!

    小白不知道卫法这突如其来的改变究竟从何而来,但是此时此刻,它却由衷地为自己能与卫法并肩作战而感到无上的荣光!

    “来吧!百里朽!是时候战一场了!”卫法一声咆哮,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杆半月红缨戟,须发皆张、目眦尽裂,驾驭着坐下白马,朝着百里朽发起了无畏冲锋!

    “找死!”骤然从进攻的一方变成了守阵的一方,百里朽心底里首先涌现出来的情绪不是慎重,而是羞辱!因为他已是元旦圆满的修士,而卫法仅有元丹初期的修为,卫法对他发起冲锋,是对他十成十的羞辱!羞辱之后,则是直冲云霄的愤怒!

    “废物就该有废物的样子!匍匐于地摇尾乞怜,畏惧强者俯首称臣,这才是你应该表现出的姿态!”百里朽手中金光闪耀,待散去后,一柄雕龙画凤的亮银斩马刀蓦然显现!

    卫法身为卫国王室之人,虽然从小不学无术,但对于珍宝古物的收集自然不在话下;而百里朽则是卫国称雄称霸的百里家的嫡子,其手中的亮银斩马刀,据说混合了天外陨铁的材质,加之工匠十数年的锻造打磨,绝非凡品可比!

    秦风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二人,在他的眼中,卫法全身沐浴在一片赤光之中,而百里朽则是金黑参半。按道理来说,不管是谁在他面前拔刀约战,只要不是以他为目标,他都不会去横加干涉,毕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可今天不一样,他的妹妹刚刚离开虞山,他的心情虽有沉重,但与老管家的一战,却是在他久驻不前的修为敲开了一个缺口!他仿佛能够听见自己体内的真元破冰而出的声音——那是如此地清脆悦耳,以致于令其欣喜至极,情不自禁就想要吃酒庆祝!

    故不要说是卫法和百里朽,就算是虞母洞的那群老古董,他都能不计前嫌地为他们斟一杯酒!当然,仅此一杯。

    “我说你们两个,是否太不把我这个东道主放在眼里了?”只眨眼间,秦风忽然从原来所在的地方消失,再瞧见时,已经身处卫法与百里朽兵势之间,“要打去外面打,死在我虞山地界,我还得负责给你们收尸。”

    一语言罢,秦风抬起双臂,五指张开,作势欲硬接二人攻势。

    对卫法来说,这是他拜别既往、展望未来的一击,其势莫不可逆!可当眼前出现了秦风的身影时,卫法还是下意识地想要收招止势,可对现在的他来说,并不能做到收放自如。

    而对于百里朽来说,秦风的出现无异于给他刚强的心脏再下了一剂猛药!对他来说,或者对整个卫虞的修士来说,打败秦风,将其踩在脚下,是他们所有人的目标!

    或许有的人会在追逐这一目标的过程中逐渐放弃,但也有人不会半途而返!既然如此,当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就摆在他面前时,他能够眼睁睁地放其溜走吗?

    不!他不能!所以百里朽的攻势不减反增,刀锋偏转,竟是向着秦风的项上人头绝斩而去!

    卫法的好意,秦风知道吗?不知道。

    百里朽的心思,秦风看穿了么?也不知道。

    他只是微妙地偏转身体,自双手中生出两股难以言明的巧劲,游走于卫法与百里朽释放的力量外围,与其说是徒手硬接,不如说是借力引导之。

    “一木支危楼,四两拨千斤。”秦风轻声言到。

    给读者的话:

    不知不觉今日就两百章了,感谢各位读者朋友对《傀儡封仙》的陪伴和不离不弃。谢谢!
傀儡封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