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傀儡封仙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平生

傀儡封仙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傀儡封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平生

“我知道你是唐江生,何必脱了裤子放屁?”杨平微微张口,一边的腮帮子有点鼓,看起来像是在用舌头舔牙缝里的丹药残渣,“天明宗就很了不起哦?为所欲为?”

    “马后炮。你我素昧平生,给你几个泥丸子就想说认识我?”唐江生第一时间便开始反击,不管杨平说的是不是真的,唐江生只觉得对上他,嘴皮子功夫是一定不能落下风的,“就凭你有一个‘平’字,我有一个‘生’字,此事都绝无可能!还是说你们虞山这旮沓都是介么认亲戚的?”

    杨平目光骤然冰冷,看向唐江生的眼神顿时从轻蔑变得极为不善。“牙尖嘴利,不过一凝魂中期的蝼蚁罢了,真当我不敢杀你?”

    唐江生旋转掌心,两道黄符被其捏在指尖,不卑不亢言到:“外强中干的死鬼,也敢逞凶?”

    杨平蓦然一愣,看向唐江生的眼神瞬间变得意味深长起来,竟带有一丝惺惺相惜的意味:“原来你也好这口?”

    “啊?”唐江生被杨平的神色刹那搞懵,忍不住思忖自己方才说错了什么,居然让眼前这厮误会至此。

    “我想我得解释一下。”唐江生恍然大悟,这不得不说是他的失误,“我是看你奄奄一息,大限将至,且如此令人讨厌,不禁喜不自胜,故诅咒你早日化为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

    “原来是这样。”杨平略微点头,眼中若有所思。

    “嗯。你明白就好。”唐江生头一次觉得这个叫杨平的男子也不是那么不可理喻,还是可以沟通的。

    “竟然是由衷欢喜地唤我‘死鬼’吗?啧啧啧~”杨平抬起脑袋,一副“实在不好意思天生丽质难自弃你不用再解释了我懂我明白我心里有数”的模样,看得唐江生直想捅他。

    于是唐江生一声不吭地从乾坤袋中拿出数把小刀,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看样子是想把杨平给千刀万剐了。

    “你想作甚?”杨平皱眉诘问。

    “明知故问。”唐江生甚至拿出了一块磨刀石,“忍着。”

    一语言毕,唐江生带着刀具凑到杨平身边,拿起一柄剪刀,剪开了杨平贴身的衣衫。

    “噢!轻一点,我怕疼。”杨平故意发出奇怪的声音,整个石室的气氛登时被他给带偏了。

    唐江生抬眉看了面前这个“登徒子”一眼,自然是明白这种话代表着什么意思。“啊......麻药好像用完了。”

    杨平本能地身体一颤,体内的灵力居然就这么自行运转起来。

    “对!没错!你就这样再把灵力运转一个周天试试?我看到时候还有哪位大罗神仙能救你!”唐江生指如疾风,迅如闪电,夹起四枚钢钉就拍进了杨平的四肢之中,其四肢百骸中灵力的运行路径,眨眼间就被他封得死死。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你到底练习过多少次了?”杨平有气无力地发表感慨,眼睛已经快眯成一条线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哗——!”唐江生仿佛一个没有感情的刽子手,狠狠剖开了杨平的左胸,“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

    “唔!”本来快要长眠于此的杨平被心头剧痛霎时带回现实,凭借莫大的毅力硬是没有叫唤一声。

    “是条汉子。”唐江生心中如是评价,手中动作却是片刻未歇,“仙眼心诀第三层,粟目,开!”

    心念微动,唐江生再次开启了粟目,为的,就是要将杨平胸口的伤势看得明明白白。

    粟目的作用是观察入微,即便是如灵子这般细小的事物,他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只不过凭他现在这凝魂中期的修为,略微推动仙眼心诀第三层的时间,不过十息。

    唐江生透过剖开的胸膛向里看去,心头之血赤红,其味腥甜,貌似没什么问题。一般情况下,只要心头热血没有问题,便能通过体内灵力的周天运行不断催生出新的血液,达到滋润元丹、反哺修为、自愈伤势的效果。

    “难道是元丹出了问题?可我没怎么解剖过元丹修士的尸体啊!这......”唐江生眉头紧蹙,捏着刀的手微微颤抖,不知该如何是好,“都怪升丹堂那群铁公鸡!平时只许我解剖凝魂期的尸体,元丹境的尸体碰都不许我碰!现在好啦!书到用时方恨少!”

    正当唐江生左右为难、进退维谷之际,忽然间,一缕香气,悄无声息地窜入了他的鼻子里。唐江生的身躯猛然一震!眼中焦点乱闪,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别、别吸!”杨平虚弱地喊出声来,想把唐江生推离自己身边。可是他现在实在是太脆弱了,又被唐江生的钢钉封了四肢,根本一点劲都使不上来,“有、有......”

    “哈哈哈!原来是中了毒!哎呀呀,好可惜好可惜,我还想着把你的元丹撬出来玩玩儿呢!”相比于杨平的惊慌失措,唐江生却表现出大喜过望的模样,只是眼角微微下垂,好像还真有点惋惜的味道。

    是的。从杨平心口处飘散出来的香气,其实,本体是杨平元丹散溢出的丹气!虽然丹气带有香味是很正常的事情,品质高的丹药莫说香气,幻化万形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杨平这缕丹气内的香气极为暴烈,完全没有沁人心脾的感觉,反而是让唐江生沉寂已久血法二式有了蠢蠢欲动的感应。只眨眼间,唐江生便领悟过来,杨平之所以这副蠢样,是因为身中剧毒的原因!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杨平,你的周身丹气,我就却之不恭啦!”唐江生左手剑指点在杨平丹田之处,激发杨平元丹吐出更多的丹气,右手挥刀入肉,将杨平的心脏部位,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貌似要放血。

    “等等、等等......”关键时候,杨平伸手打断了唐江生的掐诀,面色苍白地问到,“你......你刚才所说,想把我的元丹撬出来玩玩,可是在说笑?”

    “当然是在说笑!想什么呢?”被打断的唐江生很不高兴,临门一脚受阻,谁都不会爽快。

    杨平略微安心,觉得眼前这个小子还是靠谱的,不会随心所欲地胡来。

    “嘛,一成左右只是想想而已咯。”唐江生轻描淡写地补充到。

    “原来你九成左右是想下死手吗!”杨平登时被气的宛若回光返照!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唐江生对杨平的眼神抗议置之不理,自顾自地便开始掐诀施法,准备大干一场,“你们虞山这么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地儿,很适合埋尸。”

    不知是不是暴露于外太久的缘故,杨平蓦地心头一凉。

    “朝花夕拾诀!起!”

    随着唐江生灵念的推动,来源于青乙所授的“朝花夕拾诀”也开始在唐江生体内运转起来。这套功法的最大功效,就是能将他人炼化过的,远高于唐江生自身实力的修为纳为己用,最后三成归他,七成归青乙。

    受功法牵引,杨平体内的丹气源源不断地被唐江生吸出体外,至于一定要放血的原因,则是要让这些丹气有一个良好的载体,不然很容易散溢于天地——杨平的心头之血,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粟目,再开!”本来已接近尾声的粟目,此时亦被唐江生强行延长时间。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他必须知道杨平体内的丹气究竟有多少染上了毒素,不然把杨平放干了,那和亲手杀了他没什么两样。

    “嘿!小子,明知有毒还玩的这么起兴,莫非你是毒修?”杨平饶有兴致打量着唐江生,眼中绽放出灿烂的华彩。

    说实话,杨平现在对唐江生非常好奇,即便身中香毒,可他眼力仍在,“凝魂境界,两种功法并行不悖。天明宗......唐江生,你可是师承‘在世梼杌’天元子?”

    唐江生充耳不闻,对杨平的话语全当是乌鸦学舌。其实他挺佩服杨平的——这既是抽丹气,又是放心血的,换做普通修士,恐怕早就疼的两眼一翻,投胎转世去了。他倒好,在这儿苦中作乐,猜谜打趣,关键是还贼准!这是最让唐江生觉得发毛的。

    “天元子前辈神龙见首不见尾,虽然我是天明宗弟子,但也是仅闻其名,未见其人。”关于师尊的话题,唐江生一向不愿意过多纠缠,只因为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师尊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吗?可惜。”杨平的体内开始蔓延出一股疲惫困倦的感觉。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只有身心放松,才会于虚弱之后,本能地想要靠睡眠来恢复体力——唐江生的治疗方法,确实开始奏效了。

    “是不是毒修我不知道,只是我之前好像被谁用一种黏液包裹起来,身体有一点抗性罢了。”唐江生趁水和泥,将话题越带越偏,便是身怀两种功法的情报,都不愿意泄露出去。

    “哦?到底什么黏液这么好使?”杨平强忍着困意问向唐江生。

    只见唐江生故作神秘,摆出一副贼兮兮的样子,低声回复到:“好像是叫,过、山、风。”

    “什么?过山风!”杨平猛地瞪大双眼,那可是虞山被列为禁物的毒药!他唐江生是从哪儿接触到这味毒药的?

    不过想归想,杨平彼时已经没有机会问出口了,因为唐江生刚刚收功抽刀,随即反手两张木符,按在了杨平的心口之处,最后一记手刀结尾,使杨平骤然晕厥过去。

    “你真是知道的太多了。”唐江生目光微寒,看着躺平的伤员,如是说到。
傀儡封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aishuka.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